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贵阳新闻

我们的孩子快乐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7年5月至9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与百仕欣饮料(北京)有限公司、北大新媒体研究院和北京益普索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共同发起了“少年儿童快乐成长指数研究”,旨在对我国少年儿童整体的快乐程度及影响因素进行研究,目的是要将少年儿童的快乐程度量化,构建少年儿童成长的快乐指数。

9月20日,少年儿童快乐成长指数报告发布。报告将“少年儿童快乐”分解为身体健康、情绪积极、生活满足、人际和谐、人格健全、理想高远六个指标。这些指标中,身体健康和情绪积极从生理和心理两方面反映了少年儿童较为持续稳定的健康状况;生活满足、人际和谐体现的是快乐理论中的“生活满意度”;人格健全、理想高远从成长和未来发展的意义上衡量少年儿童的意志品质和发展趋势。

男孩与女孩各有各的“快乐”

在3114份有效问卷中,性别比例较为均衡。其中男孩1534名,占总体的49.3%。女孩1570名,占总体的50.4%。性别比较发现,男、女孩的快乐水平无明显差异。这说明,总体上来说男孩与女孩的快乐水平基本相当。这与以往其他学者进行的研究结论非常接近,说明总体上看男孩与女孩在幸福、快乐上没有显著差异。

但是,具体到快乐指数,男孩与女孩之间还是略有差异的,其中在身体健康、心态积极两个方面的快乐水平男孩高于女孩,在情绪积极、人际和谐、生活满足、理想高远四个方面的快乐水平女孩高于男孩。

这说明,男孩对自己的身体、心态的发展状况更满意,他们认为自己身体素质更好,心态比较积极;而女孩对自己的情绪、人际关系、生活、理想等方面评价更高。

快乐程度随少儿年龄增长而下降

本次调研的样本年龄范围为9——17周岁。其中频数最高的是13岁群体,占总体的18.2%。11——15岁年龄段占总体88%。9岁及17岁的样本数较少,各占总体的1.3%和0.4%。年级分别为小学四年级至初中三年级,样本的年级分布较为均衡,各年级人数大体一致,样本数占比在总体的15.3%至17.4%之间。

相关分析发现,年龄与快乐得分呈现显著的负相关,相关系数约为-0.169。这说明,随着少年儿童年龄的增长,他们的快乐水平呈不断下降趋势。

身体健康方面,随年龄变化呈倒U型,即中间年龄段的少年儿童身体健康方面的快乐程度较高。10岁最高,16岁最低;情绪积极方面,基本随年龄上升呈下降趋势,即年龄越大的少年儿童在情绪积极方面的快乐程度越低。10岁最高,17岁最低;人际和谐方面,随年龄变化呈倒U型,即中间年龄段的少年儿童人际和谐方面的快乐程度较高。10岁最高,17岁最低;生活满足方面,随年龄变化呈倒U型,即中间年龄段的少年儿童生活满足方面的快乐程度较高。10岁最高,17岁最低;心态积极方面,随年龄变化呈M型。10岁最高,17岁最低;理想高远方面,随年龄变化呈倒U型,即中间年龄段的少年儿童理想高远方面的快乐程度较高。11岁最高,17岁最低。

从具体情况来看,小学四年级快乐指数平均得分是85.16分,五年级为85.85分,六年级83.02分,初一81.86分,初二79.84分,初三79.86分。由此可见,随着年级升高,少年儿童的快乐指数逐渐下降,这说明年级升高了,孩子们的快乐感受减低了。

在六个指标中,随年级显著变化的是身体健康指标,呈明显下降趋势。其中,小学四年级得分为39.95,初三得分为33.88,相差超过6分。这说明随着年级升高,学生对自我身体健康素质的评价降低。

成长环境影响少儿快乐因素

调查发现,不同城市之间快乐得分差异显著。

快乐得分最高的是北京市(86.10),其次是南京市(84.66),第三位为广州市(83.15)。综合来看,一线城市少年儿童快乐水平最高,三线城市少年儿童快乐水平最低。从我国的东中西部来看,东部少年儿童的快乐水平显著高于中部和西部。

影响少年儿童快乐的还有父母的受教育情况。通过对少年儿童父母的受教育情况进行统计,超过半数的父母拥有大专以上学历,三分之一左右的父母拥有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其中12.5%的父亲和9.1%的母亲属于研究生以上高学历人群。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的父母约占总体的1/4。相关分析发现,父母受教育程度与子女快乐水平均呈正相关,即父母受教育程度越高,孩子快乐水平越高。

同时,被调查少年儿童对自身家庭经济状况进行了评价,调查将层级分为5个,分别是很富裕、比较富裕、一般水平、比较困难到非常困难。总体来说,30%的少年儿童认为家庭比较富裕,62.2%认为处于一般水平。只有3.2%的少年儿童认为目前家庭经济状况为很富裕,同时认为比较困难和非常困难的比例也很低,仅占2.4%和0.7%。相关分析发现,家庭经济水平与快乐呈显著正相关。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里孩子的快乐水平更高。

■观点

影响孩子快乐的因素常被我们忽略

孙宏艳

快乐是一种精神上的愉悦感,教育的核心不仅仅是传授知识,还要培养少年儿童形成健康的人格,少年儿童的成长也不仅仅是学习到知识,还要在成长中感受到身心愉悦,感受到快乐与幸福。从本次研究的结论看,影响少年儿童快乐成长的因素并非少年儿童本身,而在于他们成长的环境。有很多影响少年儿童快乐指数的因素,是我们司空见惯但又经常忽略的。

研究发现,运动对少年儿童的快乐有很大影响,越是不爱运动的孩子快乐得分越低。而且,不爱运动的孩子经常存在孤独、忧郁、注意力不集中、焦躁、睡不着等不良情绪或感受的比例更高。数据显示,不爱运动的学生,各种不良情绪比例更高,尤其是体育成绩下等的学生,孤独、忧郁、神经敏感、情绪不稳定、焦躁、注意力不集中、想叫喊骂人等情绪的比例均高出体育成绩上等的学生20多个百分点。这说明,经常进行体育活动的学生、体育成绩好的学生更善于缓解不良情绪。因此,体育较差的学生应多增强运动,使各种不良情绪得到纾解。但是,数据也显示,有近半数(47.1%)的少年儿童表示自己运动量不够。而且随着年级升高,学生认为运动量不足的比例越来越高,从小学四年级到初三共上升了30.4个百分点。然而,有的家长、老师为了让少年儿童多学习,减少了运动量,占用了运动时间。这不仅仅是剥夺了孩子的运动,更是剥夺了他们的快乐。

同样,和谐的亲子关系也会使少年儿童的快乐指数更高。调查发现,有近六成少年儿童经常与父母聊天。年级越高,与父母经常聊天的学生比例越低。相关分析还发现,经常与父母沟通的孩子,快乐指数更高。但是,有超过三成的少年儿童“投诉”父母边玩手机边与自己聊天,近两成与孩子聊天时说没时间,近一成不愿听孩子说话。而且,父母与孩子聊天的主要内容是学校、日常生活、学习,聊兴趣爱好的比例仅有两成多(22.8%),聊朋友尚不足两成(18.7%),均排位比较靠后。然而,少年儿童成长的过程中,给他们的快乐带来深刻影响的因素往往并非只有学习,情绪、兴趣、朋友等这些在成年人看来不那么重要的事情,反而深刻影响着少年儿童的快乐感受。

调查还显示,少年儿童认为最大的快乐是考了好成绩,比例高达七成(70.1%),在所列的各选项中高居榜首,超过其他选项20个以上百分点。其次是和朋友玩,比例近五成(49.3%);被老师或父母表扬比例超过四成(42.7%)。从数据可见,成绩、朋友、被认可是中小学生快乐的主要因素。但是,为了写作业、考好成绩,有近半数因此减少睡眠。数据显示,为完成作业经常少睡觉的学生有19.6%,有时少睡觉的有27.3%,合计有46.9%的少年儿童存在为写作业少睡眠的问题。

运动、睡眠、亲子关系等因素,这些看似和少年儿童的快乐关系并不密切的因素,却深刻影响着孩子的快乐。在课题组构建的少年儿童快乐指数的6个维度中,身体健康离不开良好的睡眠与适当的运动,情绪积极离不开和谐的亲子关系,甚至睡眠也会对情绪有较大影响,让孩子们感到满足的生活也包括快乐学习、课余生活丰富、体育锻炼。有理想离不开来自全社会的正能量激励。因此,孩子们的快乐是全社会的责任,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我们应把快乐作为少年儿童的重要权利,用快乐照亮少年儿童的生活。

孙宏艳 田丽

黔讯网 来源:贵阳网-贵阳日报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