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贵阳新闻

贵阳一幼儿园有9对双胞胎 老师分辨双胞胎是个技术活

老师和孩子们每天都在玩“谁是大双小双”的游戏——

这个幼儿园,有9对双胞胎

李技泽、李技译

按照多年前国际上认可的数据,全世界双胞胎的出生率为1∶89,也就是说89位准妈妈里,只有一位,可能生出双胞胎宝宝。

但在贵阳市南明区国际城幼儿园的620个小朋友里,竟然出现了9对双胞胎共18个萌宝宝,既有两兄弟、两姐妹,还有更为少见的龙凤胎;就连已经有13年从业经历、在两家幼儿园工作过的幼儿园老师陈萍都忍不住感叹:“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幼儿园见到双胞胎,而且一见就是9对。”

相似的外貌、相近的性格、如出一辙的言行举止,经常让初见他们的老师和小朋友“傻傻分不清”,更发生了不少好玩的故事。昨日,记者就在幼儿园里见到了这些可爱的双胞胎们。

  分辨双胞胎:看细节瞧个头

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大个头男孩站在队伍的最后,个头均在一米三左右;队伍前面,是国际城幼儿园大五班的其他小朋友们。

沈韪锴、沈韪镀

不过,最左边的那个男孩并不老实,一个劲儿左摇右晃,跃跃欲试想“跳出”队列。大五班老师苏珊看着他们,略微有些迟疑,直到注意到右边安静的那个,头上挂着一副眼镜,她才准确喊出了口中的“命令”:“哥哥要站好喔,其他小朋友都没有乱动喔。”

被叫到的哥哥叫郑承磗,站在他旁边的,正是他的双胞胎弟弟郑承涛,他们是国际城幼儿园的9对双胞胎之一,今年6岁。

要说带双胞胎小朋友最大的烦恼是什么,毫无疑问,那就是如何分辨两人了。不过,苏珊告诉记者,即便除去弟弟标志性的眼镜,大五班的成员,从老师到小朋友,都能清晰分辨出郑家两兄弟谁是谁。

“哥哥个头要高一点,胖一点,弟弟要矮一点,瘦一点。”苏珊说。

王佩慈、王佩伊

记者昨日在幼儿园发现,虽然同卵双胞胎因为长相一模一样,难以分辨,但每位带他们的老师和部分同班同学,都能从细节处,找出“不一样”来。

操场上,身穿一模一样的衣服,5岁的双胞胎男孩沈韪镀和沈韪锴正在荡千秋。中七班老师宋小琴远远看着他们,分不出谁是谁,等到走近了,立马就瞧出,正坐在千秋上的是哥哥沈韪镀,昵称“大龙”;正在推秋千的是弟弟沈韪锴,昵称“小龙”。

宋小琴告诉记者,分辨他们的诀窍都在大小龙的脸上。“小龙左脸上有一颗痣,大龙没有。”宋小琴说,还有一个难以察觉的分辨诀窍,“藏”在兄弟俩的头上,“大龙头顶有两个旋,但小龙只有一个。”

汪峻庆、汪峻毅

  故事多:对着小宝叫“大宝”

不过,之所以能瞧出这些双胞胎们的区别,都是长期相处后细心观察所得。陈萍告诉记者,最开始带这些孩子的时候,因为分不清谁是谁,还是闹出了不少好玩的故事。

幼儿园老师陈孝进所在的中三班,有对双胞胎兄弟,今年5岁,哥哥叫张亦儒,昵称“大宝”,弟弟叫张亦修,昵称“小宝”。兄弟俩的性格都比较外向,尤其是大宝,是班上出了名的“火爆脾气”、“霸道总裁”。

有一次,班上的小朋友向陈孝进告状,在厕所洗手的时候,小宝玩水,弄湿了其他小朋友的衣服。陈孝进叫来小宝,正准备批评他,小宝却一脸无辜地说:“我刚刚没去洗手,洗手的是大宝。”陈孝进这才恍然大悟,还分不清他们的小朋友,把兄弟俩搞混了。

杨骐骏、杨骐羽

不仅小朋友张冠李戴,最开始,陈孝进也会搞错。一次课堂学习,陈孝进准备叫大宝起来回答问题。可盯着眼前的“大宝”连叫了几声,“大宝”却一动不动。正在奇怪呢,她眼前的“大宝”终于站起来,又是一脸无辜地告诉陈孝进,“老师,我是小宝,不是大宝。”

虽然老师和其他小朋友难免“糊涂”,不过,在认错这件事上,两兄弟倒是“敢作敢当”,“譬如大宝做错事,绝对是大宝自己来认,不会推给小宝。”陈孝进说。

当然,双胞胎之间那种紧密的联系、深厚的感情,也让幼儿园老师们觉得特别神奇、动人。

“我们班上还有一对龙凤胎,姐姐胡氏菊和弟弟胡氏权,感情特别好,刚进校的时候,连午睡都舍不得分开睡。”苏珊说。

张亦修、张亦儒

宋小琴告诉记者,小龙和大龙睡觉的姿势都是一样的,都爱趴着睡;两兄弟都不喜欢吃肉,但特别喜欢蔬菜和水果;要是有人欺负其中一个,另外一个肯定是“帮里不帮外”的。

但宋小琴知道,尽管再相似,他们也是不同的个体,迟早有一天,会成为不一样的人。

宋小琴问大龙,他最喜欢什么颜色。

大龙毫不犹豫回答,黑色、黑色,重复了两遍。

再问小龙。“金色,”过了两秒,小龙又说:“还有粉色。”(文/刘姝 图/赵惠 来源:贵州都市报)

黔讯网 来源:贵州都市报  责任编辑: 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