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贵阳新闻

贵阳老人与流浪猫狗“蜗居”黔灵山下

多彩贵州网讯(本网记者 张玥 见习记者 胡楠赟)“希望有真心关爱动物的人领养它们,有病能治、能吃饱饭、冬天不受冻就好......”

在贵阳灵山下小关一号桥附近,56岁的高纯彦和自己收养的53只流浪狗、12只猫搬进已断水断电的废弃房屋1年多了。尽管省吃俭用,但是目前已有些不堪重负。

黔灵山下小关一号桥附近,一所废弃房屋内,高纯彦收养了53只流浪狗、12只猫,她有些不堪重负。

【探访】几十只猫狗挤在走廊“宿舍”

2017年1月5日,记者多番打听之后,终于找到了这个“救助中心”,通过一条十来米长的土路进了大门就听见成片的汪汪声。

这个所谓的救助中心,其实原本是个三层楼高的农家乐饭店,年久失修,如今断水断电的残垣断壁成了小动物们的“集体宿舍”。

通过一条十来米长的土路进了大门就听见成片的汪汪声。     这座三层楼高的农家乐饭店,年久失修,如今断水断电的残垣断壁成了小动物们休息的“宿舍”。

二楼一条长约20米的走廊里,住着五十多只狗,走廊后面四面透风的旧屋里,数十只猫挤作一团。除了这些群居的,还有一些伤残或是年幼的动物则住在小单间里。“狗需要运动,这点空间对五十多只狗来说已经非常拥挤了,而猫比较安静,一个单间养的就比较多。”

这些流浪猫狗的“家长”高纯彦说,目前自己总共收养了53只流浪狗、12只流浪猫,都是“身世坎坷”,有的是被人遗弃,有的是流浪被人送过来,还有的险些成为盘中餐。

为了维系基本生存。在这座断水断电的老屋子里,高纯彦取用屋顶泥垢不堪的积水作为日常用水。

【讲述】“救活容易,养活难”日常开销 大过收入

说起这满屋子的猫狗,高纯彦感叹:“救活容易,养活难。”

“我每个月退休工资只有2600元,光让这群小家伙吃饱饭,一个月就得花3000元左右购买食物。”为了养活这些猫狗,56岁的高纯彦每月都需要向家里借钱。“我女儿没工作,母亲也没有多少积蓄,我也挺惭愧的。”不过光靠这些钱,高纯彦和猫狗只能勉强维生。把大米、菜市场捡来的“猪下水”炖成一锅,就是流浪猫狗的口粮。

“有的时候运气好,可以捡到一些肉皮。”高纯彦说,自己也清楚投喂宠物专用饲料更好,但实在是负担不起。“60多只小动物已经达到承载上限,再有人送流浪猫、流浪狗过来,我都是劝对方收养,毕竟在这里也只是有吃喝,对动物来说不一定快乐。”

每月2600元的退休工资仍然“入不敷出”,高纯彦成了“拾荒者”。日常的衣物和用品,常常是拾荒得来。 菜市场捡来的“猪下水”炖成一锅,就是流浪猫狗的口粮。

【现状】16年坚持爱心收养 鲜有社会捐赠

“我救助小动物,全靠一腔热情。”高纯彦回忆,16年前女儿带回家一只狗,从此她对狗的感情与日俱增,“见不得狗狗受苦”。

16年转瞬即逝,越来越多的流浪动物来到她家,爱心也有了负担。

记者注意到,这里不少流浪猫狗都患有不同程度的皮肤病和眼疾,给它们治病的同时,也急需给它们做绝育手术。

多彩贵州网记者注意到,这里不少流浪猫狗都患有不同程度的皮肤病和眼疾。除了吃饭要花钱,给收留的猫狗治病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另外,还急需给小动物们做绝育手术。2015年,由20多位爱心人士出资2万元,为高纯彦收留的20多只狗做绝育手术。但现在收留的猫狗越来越多,高纯彦也不知道该如何为其他猫狗筹集绝育经费。

“救助中心”就在小关一号桥附近,下了山坡,就是城市高速道路。偶尔会有流浪猫狗贪玩下山,十分危险。

生活在废弃的房屋中,高纯彦的生活还有许多不便:没有水,只能去附近的泉眼挑水或者使用屋顶积蓄的雨水;没有电,晚上只能点蜡烛……就是这样的环境,高纯彦已经十分满足了:“过去搬家好多次,吴家山、板桥镇、金阳区我们都去过,但是狗狗太多了,周围人嫌吵,没有房东愿意租房子给我,每一次都住不久。”

高纯彦说,自己非常希望有真心关爱动物的人将一些小动物领养,但由于种种原因,至今没有一只被领走。天气寒凉,高纯彦和小动物们蜗居的房屋在黔灵山山脚,气温低、湿度大,非常需要保暖物品。高纯彦现在最希望的是能有爱心人士捐助一些取暖设备和食物。

黔讯网 来源:gog.cn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