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房产

煤矿村的“热”与“冷”:百元一间 房租现白菜价

一处贴满租房广告的房屋

煤矿村的租房广告随处可见

“最低100元一间,里面有一张床,200元和250元的,有热水器和桌子。”近日,人们去煤矿村租房时发现,近年来,这个城中村的人流量已经锐减,尽管房租已降至历史低位,也不易租出去了。

“以前的煤矿村,全是人脑壳,不管房子好孬,都能租满。现在,拿钱请别人转租,都守不到人了。”一位房东困惑说,最近4年,她的房子从没租满过,不晓得现在的人跑哪去了。

昔日的煤矿村,曾经承载了很多人的梦想:它是“包租婆”的发家之地,也是农民工栖身之所,更是一些大学生人生起航的地方,很多人在这里落脚、打拼,最后买房、成家,成了城市的居民。

“近年来,贵阳市房地产发展迅猛,让房子的稀缺性得到了进一步的消解,加上交通的快速发展,市民出行已变得十分方便。可以说,只要你想租房子,在贵阳市任何一个城区都很方便、快捷了。”省社科院的一位专业人士表示,煤矿村的“热”与“冷”,映射了贵阳城市化的发展进程,这是一个城市的进步,也是经济发展的必然。

  密密麻麻的租房广告

从旭东巷一直朝上走,便是“贵漂”人通常所说的煤矿村。

巷内除了小吃店、卖菜的摊贩,最显眼的要数各类“房屋出租”的信息——斑驳的墙上、紧闭的铝合金门上、废旧的小摊上,随处可见“房屋出租”的招牌,有单间也有一室一厅、两室一厅。

一些“包租婆”、“包租公”守候在路边,拿着租房的招牌,不停地跟路人打着招呼。

“租房子不?单间带厕所的,只要300元。”看到有人驻足,挂信息的房东樊荣连忙上前询问。

“以前没厨房和厕所,都能租出去,还是上门来问的。这几年不同了,招租牌子挂出去好久了,都没得人问。”樊荣说,她家里有10多间房,目前还有几间没有租出去,光靠中介已不现实,无奈之下,她亲自出马来碰碰运气。

记者顺着旭东巷抵达一个斜坡后,先往右拐再朝上走,道路越来越窄,一些分岔的小路有时仅容一人通过,湿漉漉地的道路两侧,因行人稀少,有的已经长了青苔。

这里的房屋,一栋挨着一栋,多数楼房建了五层,每层又被分成数间房子,有的房东据称拥有上百间房屋。

站在路边,从窗户里看去,房间内摆放的床和桌子,因长时间无人居住,已经积满了灰尘,有的门窗都生锈了。

从坡脚到坡顶,大约有1公里,正午时分,记者走了7分钟,路上碰到5位行人,一只流浪猫。

“人太少了,尤其是中午,你走在巷子里,都遇不到几个人。”一位租客说,她的房东有10多间房子,目前还有一半没租出去,常喊她带租客来,说可以给她拿提成。

“最低100元一间,有一张床,200元和250元的,有床有桌子,还有热水器。”一位刘姓“包租婆”说,现在租房子的基本上是“90后”和“00后”,要求有些高。由于人流量锐减,过去400元一间的房子,她降到了200元,仍有10来间没有租出去。

  “包租婆”的甜蜜记忆

在旭东巷尽头的一条小巷里,当地土生土长的邱先生在这里开了一个麻将馆,在他的记忆里,煤矿村人流量是2008年达到高峰的。

“那时候,农民工、师大的学生、夜场里的工作人员和服务员,都来这里租房子。”邱先生说,一些人看到了这个商机后,甚至转行成中介,帮房东租房子。勤快的,一个月能拿到几万元的提成,有的就靠这个在贵阳买了房子。

说起煤矿村的过去,多数房东有着幸福的记忆。

10米一个餐馆,20米一个杂货店,50米一个小超市,再远一点就到了菜场……彼时的煤矿村,因生活设施齐全,足不出“村”就能享受到市中心的待遇,从早到晚,路上行人熙来攘往,热闹非凡,周边的小卖部也因此“日进斗金”。

“2008年时,这里每天就像赶场一样的闹热。”房东兼老板的刘群(化名),经历了煤矿村最繁华的那些年。

刘群的家位于旭东巷的主路上,10多年前,煤矿村人流如潮时,她顺势开了一间小卖部,一天能卖两千元,相当于农民工半个月工资。除了小卖部,刘群还在煤矿村建了一栋5层高的楼房,总共有40间房子。

那几年,她的房间供不应求,按每间平均租500元算,她一月房租就有两万元,成了煤矿村名副其实的“包租婆”。刘群说,随着人流量的锐减,她40间单间目前只租出去几间,一月收入1000多元。

半坡上的一位四川籍房东说,2005年,她的儿子以10几万元的价格从别人手中买了这栋房子,后来加盖至五层,分成了25间房子。在房子供不应求的那些年,她一年要收10几万元的租金。

“那时候房子好租,不仅租满了,租金也高,一月就有一万多元。这几年不仅不好租,租金也上不去,三四百元一间的房子降到了200元,至今还有5间没租出去。”一位房东说,不晓得现在的人都跑哪去了。

  昔日租客买房成市民

43岁的陈民来自毕节,于2004年来到贵阳。当时发现这里电话不太普及,他以每月100元的价格租了一间烂瓦房,开了一个电话亭,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2005年,陈民与妻子认识并结婚,相继有了3个娃儿。2008年,因电话亭生意不佳,他又开了间西卤粉店,生意相当地好,每天从早上8点忙到次日凌晨3点。2012至2015年,他的卤粉店日均能卖1500元,三年时间,他赚了40多万元。

2015年,陈民在黔西全款买了第一套房,2018年又买了第二套房,两套房都是120多平方米。后来,他又在老家建了新房。

“这里最大的变化,就是治安好了。有一天,若这里拆迁了,我就回黔西老家。”陈民庆幸自己遇到了煤矿村人最火爆的那些年。

与陈民一样,55岁的王英30年前和丈夫来到贵阳后,在一家环卫公司上班,当时米是0.4元一斤,工资180元,她每月都能存点钱。

随着煤矿村人流量的不断增多,王英和丈夫发现,大部分人都靠电动车出行,于是在旭东路边投了几万元租了一块空地,临时搭个棚专门为电动车充电。

事实证明,王英的这一步走对了,前来充电的人越来越多,最多时有50余辆电动车在充电,挤满了她的车棚。

在煤矿村打拼多年,王英后来买了两间30多平方米的门面。最近,或许是人流量减少,租了她3年门面的租客退租后,去花果园租门面卖水果了。王英说,最近几年,煤矿村的很多小摊去了花果园,主要还是那里的人流量大了。

不过,令王英最欣慰是,经过多年打拼,2014年,她和丈夫在东山的扶风小区买了房子,在贵阳有了一个自己的家。

  大学生的梦想起航地

煤矿村,同时也是一些大学毕业生梦想起航之地。

“那时候,这里的芒果10元4斤,花30多块钱,两个人就能吃一顿辣子鸡火锅。”6月15日,忆及2011至2016年在煤矿村租房的日子,现在住在花果园高楼里的邓荣丽,仍十分怀念在煤矿村的那段“贵漂”的日子。

2011年7月中旬,从遵义一所大学毕业的邓荣丽,揣着500元钱从思南来到贵阳,在煤矿村租了一间带厕所的单间。

“那是活动板房,隔音不好,我晚上经常失眠。”尽管邓荣丽对房子不是太满意,但好歹有了落脚之地。

2011年11月,邓荣丽遇上了心仪的对象,为改善环境,她重新换了一间面积大、有防盗门的房间。周末,邓荣丽偶尔会约上闺蜜或朋友,到师大天桥、喷水池逛街购物,或者看一场电影,或者去逛黔灵山公园,傍晚随便找个火锅店,大吃一顿。

“100块钱就可以吃遍煤矿村的各种小吃,现在都还怀念东山的那家烤鱼。”她说。

2012年9月底,邓荣丽与相恋快一年男友在老家简单完成婚礼后,又回到贵阳上班。2013年,两人筹了9万元,在花果园首付买了一套9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并于2016年入住。为方便上下班以及回老家,2017年,邓荣丽两口子又买了一辆车。

“时间过得好快,感觉从2014年起,煤矿村的人就慢慢地变少了,而贵阳则在飞速发展,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地生长,道路交通四通八达,有快巴、BRT,也有了地铁,出行变得十分便利。”邓荣丽说,当年来贵阳的朋友,差不多都在花果园、未来方舟、金阳等地买房了,而她也从一无所有到成家立业,满满的幸福记忆。

“该买房的都买房了,能开公司的都去开公司了。”一些房东说,煤矿村的人流量这几年之所以减少了,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城市变大了,人分散了。尤其是花果园、未来方舟等超级楼盘建成后,很多人都买了房,或者到当地做生意、找工作,离开了煤矿村。

一组统计数据显示:在交通引领下,近年来,贵阳城市建设在不断加快,老城区在不断更新,新城区在快速拓展,城区面积成倍增长:2018年,贵阳的城镇化率达到了75.4%,是全省(47.52%)的1.6倍,是全国(59.58%)的1.3倍,建成区面积达到了433平方公里,是1978年的7.2倍,常住人口488.19万人,是1978年(234.17万人)的2.1倍。如今的贵阳,已成了宜居宜业宜游的美丽家园。

今日的煤矿村正面临着改造,一栋栋新楼正拔地而起,取代过去的老旧民房,这个城中村正在“蝶变”。

省社科院专家:

煤矿村“热冷”

映射贵阳发展

对于煤矿村租客减少的现象,贵州省社科院社会所的黄昊博士曾于2013年秋至2019年春对此做过调查。

这位专业人士说,煤矿村位居贵阳市两城区的中心地带,房租价位不高,生活也很便利,但随着时代的发展,这里的租客在逐渐减少,房子的空置率较高。

“一个地方的人群聚集,很大的缘由是可以提供充足的就业岗位,获得的劳动报酬达到人们生活需求的最低预期,同时还有发展的空间和可预见的期许。”黄昊博士分析认为,从宏观的外部环境看,贵阳城市的发展已经呈现出多区位功能中心的态势,不再局限于两城区。这样的发展态势,使得煤矿村在两城区中的区位优势不明显,很多“贵漂”选择离工作地方近的地点租房子,居住条件和生活便利也很好,分散了很多原来居住在煤矿村的租客;租客是跟着用工岗位同向运动的,目前,贵阳两城区相对于周边的城区如贵安新区等地的一般性用工需求在减少,也是煤矿村租房客减少的一个重要原因。

同时,贵州师范大学原来有一部分学生是在煤矿村租房生活和学习的,后来贵州师范大学新校区建成后,这一部分租住的学生不再租房子了,对煤矿村而言,同样损失了一大部分固定的租客。

此外,贵阳市的产业在不断地升级,很多岗位要求较高,一般性的岗位工作人员已很难满足需求,满足需求的人员收入上较好,很少到煤矿村这样的地方租住房子。同时,为了引进人才,贵阳市近年来建了很多人才公寓或类似的项目,也分流了一些优质的租客。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近年来,贵阳市房地产市场发展迅猛,让房子的稀缺性得到了进一步的消解,加上交通的快速发展,市民出行变得十分方便。可以说,只要你想租房子,在贵阳市任何一个城区都很方便、快捷。”黄博士说,煤矿村的“热”与“冷”,映射出了贵阳城市化的发展进程,这是一个城市的进步,也是经济发展的必然。

(杨源成虹飞)

 来源:贵阳网-贵阳日报  责任编辑: ll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百元 房租 白菜 煤矿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