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房产

从700多年的老地名到如今的大型城市综合体…… 探访花果园的“前世今生”

■阅读提示

2019年11月15日,是贵阳解放70周年的重要日子。70年来,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坚强领导下,贵阳人民艰苦奋斗,在经济总量、城市建设、人民生活等方面取得长足进步。

作为贵阳乃至贵州最大的城市综合体,花果园项目的建成是贵阳市城市发展、城镇化进程的一个缩影。

那么,70年前的花果园是什么样的呢?这70年间它都经历了哪些变化?在贵阳解放70周年之际,记者采访了花果园土生土长的83岁老人李熙贤及多名老贵阳人,并查阅大量文史资料,探访花果园的前世今生。

花果园实景图,摄于2019年

■花果园,700多年的老地名

花果园名称的由来,要追溯到700多年前的元朝初期。

《贵州旅游文史系列丛书·南明卷》引用史料记载:元朝中统三年至元十六年(公元1260年至1279年)在贵州设置八番顺元都元帅府。都元帅府在位于今花果园沙坡路的附近建了一个带围墙的花园,供府内人员休闲娱乐。

明弘治《贵州图经新志》记载,花果园在治城武胜门(名为德化门,即今次南门)外,为前元帅府带围墙的花园。明正统年间(公元1436-1449年),按察副使李睿重修其园,园中旧有的芳菲堂、罨尽亭被废。

元朝年间开始,在帅府花园周围,均有大片良田。随着时间推移,住在帅府花园附近的农户,在花园围墙周围和土坎边种植果树、花卉、蔬菜,尤其以一种名叫“梦花”的花特别出名,久而久之,人们就把这个地方叫作“花果园”,此地名一直沿用至今。

花果园一带自古以来是贵阳西南进出的重要通道,是市民、官府到五里关、大关、牛市连等处运输粮草、蔬菜、煤和柴草的必经之地,远去惠水、广顺、罗甸、望漠也很便捷。现在的贵惠路,是古时通往惠水、罗甸的驿道,人们便称这条路叫驿马路。1927年这条路更名为贵惠(惠水)路,1936年称贵罗(罗甸)路,1942年又改为贵惠路并沿用至今。

新中国成立以后,随着社会主义建设的飞速发展,花果园也与贵阳市的整体建设一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的花果园已超越原来的地理概念,是包括老花果园及周边彭家湾、五里冲等区域在内的棚户区改造的基础上,开发建设而成的大型的城市综合体及新兴社区。

■日军轰炸贵阳,花果园是疏散区

花果园近七八十年来的变化,83岁的李熙贤老人是亲历者和见证者。

李熙贤是土生土长的花果园人,出生于1936年。贵阳解放后,他家在花果园居住多年,一直到1994年才搬走。他家老房子的位置,就在今天花果园购物中心的地方。他先后在朝阳人民公社、南明区委组织部等单位工作,退休后还参与编纂《南眀区街道志》、《南明区志》、《南明区军事志》,并撰写《贵阳市财政志》的南明区分志。因此,他对花果园的历史如数家珍。

李熙贤的老伴1994年在花果园老房子前留影

据李熙贤讲述,旧时的花果园与今天的花果园范围相比要小得多。它东起瑞金南路,西至山王庙;南从解放桥,北到大小狮子山脚方圆不过1.5平方公里。由于花果园紧邻贵阳城,在抗战时期曾发挥着不小的作用。据《人抗战史话》一书记载,1939年2月4日,日本飞机对贵阳小十字、大十字附近进行轰炸,贵阳县政府拨款在花果园的上寨、下寨之间修建6幢120间草房,用作疏散房,供市内市民疏散使用,民众称此地为疏散区。“二·四” 轰炸后,贵阳县政府动员各中学学生,在大狮子和小狮子的山脚下修了6个防空洞。1945年5月9日发生火灾,上寨、下寨和疏散区的200余间草房被烧毁。

关于解放前后花果园的历史,李熙贤曾在回忆录《岁月留痕》中有过讲述:1944年11月至解放,花果园属贵阳市第六区公所第五保沙山村建置。沙山村辖花果园、彭家湾、五里关自然村,分为9甲,955人。1949年11月15日以前,花果园的门牌从西舍1号起,经关上、过下寨、到上寨158号止,住有居民、农民160多户,500多人,是个典型的山村,周边主要种植蔬菜,供应城里居民。

■解放后,贵阳西南的交通要道

据李熙贤介绍,贵阳解放后,花果园一带起初仍是农村,属贵阳市六区沙山行政村。解放初期花果园农户的住地分三类:一是寨子,分为上寨、下寨两个寨,大多数是老住户。二是居住点,分别在小团坡、西舍、关关上、农场上(小狮子山脚)、大狮子山脚、对门坡、鲤鱼沟等区域;三是散居户,“这些农户住得山一家水一户的,离得比较远,比如河滨公园(今市老干活动中心)、贵惠路等地。”

李熙贤介绍,1955年3月,花果园的农业人口,隶属贵阳市黔灵区第二乡辖。同年8月,花果园建立了贵溪蔬菜生产合作社,入社农户80户,人口320人,其中社员202人。1958年4月21日,花果园由花溪区划归南明区建置。

随着国家快速工业化,贵阳城区也向外拓展。花果园这个原来的乡村,在短短几十年间,逐渐也变成了城区。同时,花果园历史上形成的贵阳西南出口的交通区位优势也逐渐凸显出来。

《潮涌南明: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一书中写道,贵阳解放初期,市政府就着手改造次南门通往花溪去惠水等地的道路,1958年加以扩建成沥青路面,称为贵溪路(1989年扩建更名为花溪大道)。1960年前后,浣纱路和贵溪路呈X型交叉形成路口,花果园成为贵阳南下的交通要道。这一时期,花果园周边修建了省机械化施工公司、省总工会等大中型单位40个。

20世纪后半叶,花果园修建了2街3路1桥,即花果园街、花果园后街;花溪大道北段、狮峰路、沙波路;花果园立交桥。

1993年12月,花果园立交桥竣工通车仪式

其中,建成于1993年底的花果园立交桥,是贵阳市90年代市政基础设施建设的标志性工程,贵州省第一座互通式立交桥和当时西南地区最大的立交桥。该桥的建立,开辟了贵阳城市建设历史上的新纪元,也让原本空旷而稀疏的花果园,初具现代化城市的风范。

1990年前后的花果园交叉路口 

交通发达,花果园一带的物流市场也逐渐兴起。20世纪90年代起,花果园开始形成的贵州农贸大厦为中心的物资集散地,建成多个农副产品的批发零售市场。同时,花果园大型综合批发市场建成,形成了副食品、茶叶、烟草等多个专业市场。1997年,贵州大型的家用电器批发零售市场——星云家电城建立。

■大型城市综合体崛起,旧貌换新颜

进入21世纪,按照发展规划,贵阳中心城区以老城区为中心,实施“北拓、南延、西连、东扩” 的空间发展策略,而花果园、五里冲等区域正好处于几何中心位置。

不过,多年来贵阳城市向外扩展,外来人口不断增多,包含彭家湾、五里冲在内的花果园片区,新建民房多,多年来的发展中成为当时全省最大的单体城中村和棚户区。由于缺乏规划、配套设施不完善等原因,“脏、乱、差”逐渐成了这一带的代名词,改变迫在眉睫。

面对这一全国最大的单体棚户区改造工程,政府确立了“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的开发思路,制定系列独创性的工作措施,启动花果园棚户区改造这一民生工程和生态工程。2010年,贵州本土企业宏立城集团承担起这一城市化进程中攻坚克难的重担,总投资1000亿元,开发建设“花果园”项目。项目涵盖花果园、彭家湾、五里冲等区域,总拆迁户数2万多户,涉及拆迁人口10多万人,拆迁面积400多万平方米;总开发面积10平方公里,总建筑面积1830万平方米。

历时近10年建设,如今花果园片区“旧貌换新颜”,成为贵州最大的城市综合体和新兴社区,交通路网四通八达,商场、广场等城市配套完善,处处流露着现代化大都市的气息。截至目前,花果园已入住人口14.3万户,43万余人;已注册22000家工商户,占南明区的19.7%;日人流量超过百万人次。

来源:贵阳晚报

 来源:黔讯网  责任编辑: 黔小编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