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教育新闻

电子科大“保安硕士”:毕业后还准备做保安

电子科大“保安硕士”:毕业后还准备做保安

张永辉获得了公共管理专业的硕士学位。

电子科大“保安硕士”:毕业后还准备做保安

电子科大“保安硕士”:毕业后还准备做保安

张永辉在电子科技大学当了17年的保安。本版图片/受访者供图

6月29日上午10点半,44岁的张永辉脱下藏青色的学位袍,迈步离开礼堂,穿过大半个校园,走进电子科技大学沙河校区南门的门卫室,将一顶保安制式大盖帽扣到了头上。

一个半小时之前,作为电子科技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公共管理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张永辉参加了人生第一次毕业典礼,电子科技大学党委副书记申晓蓉为他“拨穗”。而现在,他需要重新回到自己的岗位,做回一名保安。

保安与硕士研究生,两种社会身份之间的落差,让张永辉一时成为焦点人物,甚至被网友们称为“扫地僧”。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他说,自己坚持读书是为了“弥补早年的遗憾”,现在研究生毕业了,仍然想留在电子科大,继续做一名保安。

“电子科大每个大门都站过岗”

1995年底,23岁的四川资阳小伙张永辉,离开服务三年的部队。高中学历的他,就此告别维修坦克的生活,开始重新出发。

此后的一年,他辗转西安等地,以给高校做保安为生。1996年底,他回到四川,在成都一家大专看门。3年后,张永辉经人介绍,来到电子科技大学工作,岗位仍然是保安。

在电子科技大学,他一干就是17年。“1999年11月当了东门班班长,2005年4月1日转正为学校合同工。2006年7月当了门卫分队长,2006年9月做校卫队党小组长,2013年9月开始当队长助理。”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他流利背诵出了自己的履历,清晰而自信。

张永辉告诉新京报记者,17年间,电子科技大学的各个大门,自己都站过岗。也正因为此,他与不少师生都很熟悉。他介绍,到了教师节的时候,甚至有过老师给自己送花,还一起合影的经历。

然而多年来,张永辉的心里,始终有一道过不去的坎:他想要继续读书,像大学里的师生们那样,有知识,有文化。

当然,还有学历。

2005年9月,他付诸行动。

白天站岗晚上看书,周末上课

保安张永辉的另一个身份,是电子科技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公共管理专业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公共事业管理。

2005年9月,张永辉报名了电子科技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的专科课程,专业为行政管理。从此以后,他白天站岗,晚上回家看书,周末还要去上课。2007年6月,他获得了大专毕业证书。

张永辉并没有满足。获得了专科文凭后,他继续报名了本科课程,仍然学习本专业。两年后的2009年6月,张永辉本科毕业。

此时的张永辉,在保安队伍中,俨然已经是“高学历”。此时的他,每月工资五千元。虽然收入不算高,可是家庭稳定,生活平静。

但在2013年10月,张永辉决定“再次出发”,参加电子科大公共管理在职研究生的入学考试。

家人并不同意,在他们看来,“考研(课程)”一无必要,二无实惠。在张永辉的坚持下,家人也只能默认。

2014年3月,经过笔试面试的两轮考察,张永辉入学电子科技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师从该院副院长刘智勇教授。

论文“公务员职业倦怠”通过答辩

张永辉的硕士毕业论文题目,是《成都市政府公务员职业倦怠调查研究》。他说,自己本来打算做本职工作方面的选题,研究高校安全保卫体系。最终,在导师的建议下,改成了这个更贴合公共事业管理专业的论文选题。

作为一名保安,研究这样“高大上”的选题,张永辉起初有些力不从心。在导师和同门的帮助下,他选择了一种“土办法”:发放问卷,然后归纳整理。按照市、区、县、乡、镇的层级顺序,张永辉面向成都市各机关单位公务员进行了抽样调查,发放了520份问卷,并收回有效问卷491份。

张永辉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的调查问卷,涵盖行政执法、综合管理、专业技术三类工作性质,最终得出结论:成都市的公务员,存在一定的职业倦怠,但是整体问题并不突出。而对于那部分有倦怠倾向的公务员,张永辉从个人、组织和社会层面,给他们提出了降低个人不切实际的期望值、提升职业认同感等建议。

2016年6月,张永辉的《成都市政府公务员职业倦怠调查研究》一文,顺利地通过了答辩。

2016年6月29日,张永辉从电子科技大学党委副书记申晓蓉的手中,接过学位证书,成为公共管理专业的一名硕士。

■ 对话

  “学校栽培我很多仍做保安不吃亏”

从大学保安到硕士,张永辉被网友称为真人版“扫地僧”。昨天下午,新京报记者与刚刚参加完毕业典礼的张永辉,进行了一次对话。

“家里人觉得很辛苦,还没实惠”

新京报:这是你第一次参加毕业典礼吗?

张永辉:是的,我本来是高中学历。后来当兵,又出来工作。专科和本科都是报的继续教育课程,没有这种毕业典礼。这次研究生毕业典礼,是我第一次。

新京报:为什么这么大年纪,还要一直坚持学习?

张永辉:源于早年间的遗憾吧。我高考(精品课)那年,虽然考得不算好,但是录取大专还是有希望的。家里条件差,没有机会上学,一直觉得挺可惜的。

2005年的时候,我们电子科大继续教育学院鼓励校工参加继续学习,我就报了个大专班,再往后就这样一路考过去了。

新京报:家里人支持你吗?

张永辉:其实不支持,比如我爱人就觉得,我一直考这个考那个,人很辛苦,也没见有什么实惠。不过我一直比较坚持,所以后来他们就默认了。

“公共事业管理能很好运用到实际工作”

新京报:作为一名一直在考学的保安,同事们怎么看待你?

张永辉:有同事很支持,觉得上进,也有一些说风凉话的。这很正常,肯定有人觉得你做得对,有人看不惯。我只要专心看我的书就好了。

新京报:为什么会选择报考公共管理专业?

张永辉:跟我的工作有关系吧,我比较认同要学以致用。我现在的工作岗位,是学校的后勤部门,学习一些公共事业管理方面的东西,能够很好地运用到实际工作中。

新京报:现在回想考研的经历,有什么感触?

张永辉:学习基础还是很重要的,考管理学的研究生,要考大学语文、高等数学、英语(精品课)和公共管理知识好几门,除了大学语文还行外,其他几门我几乎都没有系统性的学习过,所以每天都要看书到很晚。像英语,那时候我每天都要看100个新单词。

新京报:本职工作之外还要上课,时间上怎么安排?

张永辉:平时就是白天在门卫的岗位上,晚上回去看书,我们在职研究生,上课是在周末。所以实际上我整个一个星期,没有闲下来的时候。

 “毕业后还做保安”

新京报:跟一直呆在校园里的研究生比起来,你觉得你做学术有优势吗?

张永辉:我觉得我的优势在于,我的社会经验和工作经验都很丰富。管理学是一门很需要实践的学科,所以其实做研究的话,我更讨巧一点。

新京报:学历提升了,未来有新的打算吗?

张永辉:在读研期间我就想好了,将来毕业了,我还在这个岗位上,还做我的保安。

新京报:研究生学历做保安,不觉得有点“吃亏”吗?

张永辉:我没有觉得。首先,我在电子科大工作了17年,对学校方方面面都熟悉,也有感情。另外,我能走到今天,都是学校在培养我。保安这个岗位我很熟悉,我觉得也挺好,所以毕业后还做我的本职工作,暂时没有换工作的打算。

黔讯网 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保安 硕士 准备 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