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遵义

贵州遵义: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合力守护困境儿童

人民网遵义1月8日电(孙远桃)“如果得不到系统的康复治疗和训练,陶冰儿(化名)有可能一辈子只能躺在床上。”在遵义市儿童福利院工作了16年,儿童部主任黄长可见证了10岁困境儿童陶冰儿艰难的成长之路。

10年前,刚出生不久的陶冰儿被确诊患上脑瘫,父母将她遗弃在遵义市一公园内,随后被当地村民收留。由于该村民妻子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夫妻俩无能力长期抚养孩子,陶冰儿最终被送往遵义市儿童福利院。

由于儿童福利院条件有限,6年漫长的康复治疗虽然让陶冰儿逐渐学会行走,但坐立、语言、自理等问题仍得不到有效改善。

为改变民政系统自身特殊教育薄弱现状,集合各方力量服务孤残儿童康复与文化技能学习,2017年11月,遵义市儿童福利院与遵义市特殊教育学校联合办学,由市特殊教育学校在市儿童福利院开办分校,并向贵州省民政厅申请200万元建设资金,通过科学化的班级设立、针对性教学和制定康复计划,开展系统的教育教学与专业康复训练,帮助入学的孤残儿童在运动、言语、生活自理和社会适应等方面得到提升。

学校建成后,老师根据陶冰儿的具体情况,制定了个别化教学方案和康复计划。通过半年多的训练,陶冰儿不仅能够与人简单交流,还学会了唱歌、朗诵和画画,整个人变得越来越阳光自信。

遵义市儿童福利院目前有79个孩子,和陶冰儿情况类似的有18个。为了让这些孩子也能够接受教育,儿童福利院分校专门设立了学前康复班和培智一年级,根据困境儿童自身以及家庭情况分类施策,开展医学康复与生活适应、艺术活动、劳动技能等课程训练,全面提升他们的生活技能和自理能力。

遵义市儿童福利院院长徐剑锋表示,关爱困境儿童,并非一件容易的事。“为了让孩子在未来更好地融入社会,首先要让他们回归家庭,给孩子打造一个完整的‘家’必须放在第一位。”经过不断探索,福利院向社会招募“爱心代理父母”,并将孩子们的房间装修成三室两厅一厨两卫的家庭式住宅格局,让“爱心代理父母”在“家”中照顾和陪伴困境儿童。

除此之外,遵义市还积极引入开展“陪伴”活动,并引导社会力量募捐。今年“六一”国际儿童节前夕,遵义市知行助学基金会与市儿童福利院共同开展了一场“陪伴活动”。活动共有3个环节:“iHair Do”工作室曹兵团队为福利院的孩子理头发;基金会志愿者辅导孩子们创作拇指画及种植多肉,完成作品后相互赠送;孩子们教志愿者朗诵《少年中国说》。“这样润物无声的陪伴,潜移默化的感情润泽,让孩子们更加阳光,更加自信,更加充满生活的热情。”徐剑锋说。

“通过爱心人士开展‘一对一’精准帮扶活动,桐梓县近年来共帮扶了2300余名困境儿童走出困境。”贵州专职公益人彭楓说。

彭楓是遵义市桐梓县高桥镇兴隆村人,8年前,她放弃了广州一家企业副总经理的职位,专职做起了公益事业。在她看来,真正的公益,就是要走到需要的人身边,陪伴他们,了解他们的需要。

对桐梓县高桥镇青岗村14岁的女孩飘飘(化名)来说,2013年和2014年是她永远的噩梦。因为在那两年里,不仅爷爷、奶奶、弟弟相继生病去世,爸爸在耕田时不慎触电身亡,妈妈还查出患有血液肿瘤。在飘飘妈妈生病期间,彭楓虽然到处筹款为其治疗,但最终还是没能挽回飘飘妈妈的生命。就这样,原本一个幸福圆满的家庭,就只剩下了飘飘一个人。

为了帮助飘飘尽快走出家庭不幸的阴影,彭楓不仅重新给她安排了住处,经常去看望安慰她,还为她找到一对一资助的爱心人士。每个月,爱心人士都会按时将生活费寄给飘飘,逢年过节,还会为飘飘买来新衣服和玩具,让飘飘感受到了来自社会的温暖和爱。

做全职公益人以来,彭枫共发动社会爱心人士和基金会一对一帮扶特殊儿童4000余人。在遵义,像彭楓这样的公益人士和慈善组织还有很多。据统计,截止2018年,遵义市注册登记的公益慈善类社会组织共有59个,公益人士和志愿者超过10万人,有力支持了全市困境儿童救助关爱保护工作。

近年来,遵义市积极引入社会力量,培育社会组织,完善帮扶措施,织牢救助保护网,形成关爱救助合力,提高关爱救助专业化水平,有力促进了困境儿童关爱救助保护工作。“我们要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参与到困境儿童的救助工作中来,形成最强大的合力,实现最好的救助效果。”遵义市民政局局长黄泽润说。

上一页 1 234567下一页
 来源:人民网贵州频道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