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黔西南

痉挛性截瘫女儿12年求学路,母亲背着她一步一步走 “只要活着一天,就要背女儿一天”

家住西南州普安县地瓜镇的高三学子马小婷今年以526分的成绩考上了贵州民族大学,按理说,一家人应该高兴。可是,开学在即,一家人却开始忐忑不安。

因为马小婷6岁时瘫痪,母亲侯汝彩一背就是12年。每一次抱起女儿、每一步、每跨一个沟坎,母亲都卯足了劲。因为在母亲心里,自己就是女儿的双腿。

“妈,你累不累?累了歇一下。”“没事,都背你10多年了,妈妈还准备背你上大学呢。”这段对白,是母女俩的日常对话。

5岁半,不幸患上痉挛性截瘫

家住普安县地瓜镇马鞍山组的侯汝彩,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

1996年8月,她与丈夫步入婚姻殿堂,2000年,大女儿马小婷降临。看到刚出生不久的女儿健健康康,夫妻俩有说不出的喜悦。

她常回忆说:“那时,一家人生活虽然很简朴,但却很幸福。”

转折发生在女儿马小婷5岁半时。

2006年农历三月,侯汝彩薅完玉米地,却无意发现在玩耍的马小婷走路不像往常,有些晃悠。她仔细查看,发现女儿双腿肿胀。后来马小婷双腿开始疼痛,逐渐使不上劲,慢慢地,不能走路了。

为了治好女儿的病,侯汝彩开始带着女儿四处求医。马小婷被诊断为痉挛性截瘫。10多年来,侯汝彩背着女儿跑遍了普安、晴隆、兴仁、兴义、昆明等地方,求医无数,却终无好转。

一次次的尝试、努力,侯汝彩始终无法改变女儿不能走路的事实。

侯汝彩于是下定决心,当女儿的双腿:女儿要去哪里,她就背到哪里,只要活着一天,就要背她一天。

几千公里求学路,是母亲一步一步背出来的

马小婷失去行走能力那年刚好上幼儿园,侯汝彩背女求学的漫长道路便开始了。

每天清晨,她将女儿背到学校,中午背回家,午饭后又背去学校,下午放学再接女儿回家。

后来,为了让女儿有一个好一点的学习环境,侯汝彩决定将老家土地撂荒,带着女儿到县城上学。侯汝彩一边背女儿读书,一边在县城打零工攒钱为女儿看病。为了节省房租,她到离女儿学校2公里远的郊区租房子,每天早送晚接,风雨风阻。

丈夫为了给妻子和女儿创造更好的条件,选择了外出打工挣钱。

侯汝彩背着女儿往返于家庭和学校之间,每天超过4公里,按照每年平均上学200天计算,从幼儿园到小学毕业,7年时间,她背着女儿走过了5600公里求学路。

上初中后,加上周末补课,马小婷每年上学时间达到300天。学校离得稍微近些,每天1.2公里,3年,侯汝彩又背了1080多公里。

高中三年,亦如此。

十二年间,侯汝彩用脚步丈量着女儿的几千公里求学路。

  虽然疼痛难耐,女儿懂得妈妈的艰辛

如今,马小婷的病情逐渐恶化,经常会感到头疼,甚至出现全身乏力症状,有时连写字都感觉吃力。

每当看到女儿被病痛折磨时,侯汝彩心里就难受。但不敢表现出来,她要用自己的乐观去引导女儿。她坚信:“再难的坎,都能垮过去”。

欣慰的是,马小婷虽然疼痛难耐,但她很懂得妈妈的艰辛。

侯汝彩回忆,女儿读四年级时,有一次她背着女儿去普安县盘水镇文笔小学上学的路上,在文笔山路口时不小心脚下猛一打滑,母女俩摔了一个趔趄,跌倒在满是泥巴的小路上。

“小婷,伤到没有,都怪妈妈,下次我一定小心一点!”侯汝彩顾不上自己,第一时间照看女儿。马晓婷听到妈妈的话后,马上抹掉眼泪说:“妈妈,我没事,你没摔伤就好。”

平日里,懂事的马小婷不仅学习成绩优异,还喜欢看书,立志要做一名作家,将妈妈多年来背着她读书的艰辛和感动,用文字记录下来。在老师布置的作文中,马小婷这样写道:“我的妈妈不美,但很伟大。如果没有妈妈,我的人生将是一片黑暗。”

马小婷经常会问:“妈妈,你累吗?”侯汝彩每一次都坚定地回答:“妈不累!”女儿并不知道,母亲的每一步、每一次抱起女儿、每跨一个沟坎,母亲都卯足了劲。

“心里有苦只能往肚里吞,有泪也只能悄悄流。”母亲侯汝彩告诉自己,不能让女儿感受到家庭的压力,一定要让女儿有一个好的求学环境,让她学会自立自强。

开学在即,一家人却忐忑不安

今年高考结束,马小婷以525分的优异成绩被贵州民族大学录取。

高兴的同时,她也犯了愁。“我担心大学里没有单独的宿舍提供给我和妈妈。”马小婷说,由于自己行动不便,连上厕所都难。10多年求学路,都是母亲一直陪在身边。她很担心大学没有条件,让她和妈妈继续住在一起。

随后,记者采访到了贵州民族大学民族文化与认知科学学院党委副书记柏云兴。他告诉记者,马小婷提档后,学校以及学院党委非常重视,要求学工部、后勤处、资助中心、学院做出相应的方案措施,从精神上、物质上给予帮助,让她大学四年顺利完成学业。

在填报志愿之前,马小婷的心愿一直是读心理学,当大家问到为什么要选择学习心理学时,她的回答纯净而充满阳光。

“我想成为心理咨询师。”马小婷说,好的心态比成就更重要,因为心态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一生。学心理学,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对于自己的遭遇,马小婷并没有怨天尤人,反而乐观地说道:“我一直觉得我挺幸运的,我妈妈对我特别好,每个老师都很温柔。”对于每一个帮助过她的人,马小婷都记在心里。

 来源:多彩贵州网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旅游推荐进入旅游频道
科技新闻进入科技频道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