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安顺

贵州安顺:石旮旯变“花果山” 荒山坡成“绿银行”

梭筛春色。赵美和 摄

梭筛桃刚下树一个月,陈登洲便开始忙着给桃树剪枝,“朝天枝不结果,背枝果不甜,唯有45度斜枝最好,要充分保障其生长的空间和养分。”。与桃林相伴27年,陈登洲早已对桃树的种植和养护技巧熟稔于心。

陈登洲家住贵州安顺市普定县陈堡村梭筛组,这里山高坡陡、乱石嶙峋,石漠化率高达95%,曾被专家预言为“不适于居住的地方”。“绝地求生”的梭筛村民,自1994年与桃“结缘”,通过撬石凿岩,湖岸客土,一个岩窝一棵树,最终让荒山石岭变成了“桃花源”,成为村民脱贫致富的“金钥匙”。

石漠化治理前的梭筛。

事实上,这只是安顺实施石漠化治理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安顺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坚守生态和发展“两条底线”,把造林绿化和产业发展有机结合,让石山变绿山、绿山变金山,创造了石旮旯里的“绿色幸福家园”。

梭筛曾今的”乱石堆“如今变成了“桃花源。

穷则思变闯新路 誓要石山变绿

作为石漠化的典型集中地区,安顺的石漠化面积达32.4%,山地多、平地少,“八山一水一分田”,生态环境极为脆弱,曾是安顺的真实写照。

在陈登洲的记忆里,过去的梭筛并不贫困。20多年前,坐落在“桃山”脚下三岔河边的123户300多梭筛村民,凭着沿河肥沃的土壤和优越小气候,生活还算富足。1988年,国家在此动工修建水电站,梭筛人被迫退居山腰,良田好土被淹没,仅余86亩陡、瘦、散、远的石旮旯地谋生,石山既不保水,也保不住土,村民一度陷入“越垦越穷、越穷越垦”的恶性循环中。

梭筛:春满人间桃满园。骆世明 摄

“全年产粮不够半年吃,家家户户吃的都是包谷饭和野菜,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往里掺点白米。”陈登洲说,那时国家虽然对后靠移民有一定补助,但远不够村民的生产生活所需。更不幸的是,每到夏季暴雨来袭,山洪四处爆发,不仅把岩缝里仅有的一点土冲刷殆尽,时常还伴有大石头从山顶滚下,村民在山上提心吊胆,而山下河水则浑浊不堪。

对面恶劣环境的威胁,有些人选择外出务工,举家搬走,而留下来的村民,则意外发现石缝虽长不出庄稼,却可以长出硕大的桃树。于是,大家拿起钢钎、大锤等工具,把小岩窝凿深垒大、岩石缝凿宽刨深,把凿出的岩石垒在桃树周围作为“树盘”,再沿着崎岖的山路到夜郎湖边一箩一箩背淤泥,把岩窝、岩缝填满,给桃树安家。

撬石凿岩20余万吨,湖岸客土40万立方米,20多年的时间里,梭筛村民种下桃树20余万株。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梭筛的桃树品种得以不断优化,200个蓄水池、50个灌溉小水窖、12公里通组道路和机耕道等相继建成,梭筛种植专业合作社也顺利注册,梭筛桃因果肉脆、果味浓、上市早名声在外,每到采摘季,桃子不出村就有省内外批发商上门订购。2015年,“梭筛桃”荣获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销路更俏。

梭筛村民正在种桃树。

“自从梭筛种上桃树,河里的水再也没有浑过,大家收益也越来越好,过去出去打工的人家都回来种桃了。”陈登洲说,如今的梭筛,山上有树,林中有路,山下的夜郎湖,更成为了安顺人民的“大水缸”,润泽着千家万户。每年桃花盛开时节,从全省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都会涌入梭筛赏桃花,停在路边的车超过200辆,曾今荒芜的小山村,正变得越来越热闹。

在安顺,如此群策群力向石漠化宣战的案例并不少。为改善生态环境质量,有效遏制水土流失,着力解决生态修复难题,安顺市自2008年开始正式启动石漠化综合治理工作,通过封山育林、植树造林、建设经济林、坡改梯及小型水利水保等一系列工程实施,向石漠化发出挑战。

截至2018年,安顺共投入资金56282万元(其中,中央预算内投资51108万元,地方配套资金5174万元),综合治理石漠化面积1087.24平方公里,治理石漠化占全市国土面积比重由32.04%减少到20.31%。森林覆盖率从2014年的44.63%提高到2018年的56%,有效改善林业生态功能,为安顺生态文明建设、农村产业结构调整、推动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产业生态化发展 道路越走越宽

梭筛的石山上长出了“桃花源”,在关岭县新铺镇岭丰村,7000亩皇竹草也把石山荒坡妆点得生机盎然。崇山峻岭间,一幅绿色产业画卷正在延绵展开。

关岭县新铺镇岭丰村皇竹草种植 。龙章榆 摄

种植基地里,上百名工人正在忙碌着收割皇竹草,打捆好的饲草被整齐堆放在路边,等待装车运往全县各个养牛合作社。“皇竹草一茬种下去可管30年,一年可收4季,亩产6万斤,按照380元一吨,亩产值可达到3000—4000元。”关岭县新铺镇党委书记张向华笑着说,这段时间,合作社每天至少要卖掉100吨皇竹草,预计2019年纯收益达到110万元。

据介绍,新铺镇多山,土地瘠薄,全镇161.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石漠化达70平方公里,生态十分脆弱。当地农户长期有散养“关岭牛”的传统,且有一个陋习——每年开春放火烧山,待长出新草供牛啃食,如此不仅破坏生态,还经常发生火灾。

关岭县新铺镇岭丰村皇竹草种植。龙章榆 摄

如何既让群众养牛增收,又能保护好生态,成为当地政府思考的问题。“过去我们种过青贮玉米、紫花苜蓿、甜高粱等,一来产量跟不上,其次水土保持效果不好,无法兼顾生态与发展的双重需求。”张向华说,皇竹草根系发达,对土壤肥力要求不高,耐旱性和营养价值都强过原生的灌木杂草。同时,新铺镇全年无霜,皇竹草四季能生长,随着“关岭牛”三年振兴计划的实施,目前全县关岭牛存栏量已达15.8万头,作为养牛的“关键一环”,饲草产业将大有可为。

找准产业发展的“痛点”,皇竹草种植迅速以岭丰村为中心在全镇铺开。在相关部门指导下,岭丰村通过整合财政扶贫资金、村民户头扶贫资金等400万元,建成种养业合作社。按照“村社一体”的经营和管理方式,该村169户贫困户通过资金入股、土地入股、扶贫资金量化入股等方式加入合作社,形成“党支部+公司(合作社)+能人+贫困户”的产业发展模式,“关岭牛+皇竹草”两大特色产业在岭丰得到稳步发展。

“过去在荒山上种粮食,春天种一坡,秋天收一箩,天天脸朝黄土背朝天也赚不到几个钱,现在改成种草,不仅养牛有保障,还可以在农闲之余到基地里务工。”岭丰村村民勾国富说。如今的他,不仅自己种了30亩皇竹草,还养了17头牛。每当农闲之际,他便到皇竹草基地里务工,一天至少有200多元的收益,一家三口年收入超过10万元。

更多贫困户因为皇竹草种植走上了脱贫致富的道路。“过去羊牛半年有草半年缺,大家都不敢放开胆子干,现在有了足够的草料,养起牛来也更放心。”因为家有儿女正在上学,靠种田种地为生的冯大刚一直没能甩掉贫困户的帽子。随着皇竹草产业发展推进,冯大刚不仅自己种了30亩皇竹草,还向合作社贷款9万元,购置了9头牛进行养殖,一年下来,牛变成18头,冯大刚心里乐开了花。“今年打算卖一头,剩下的继续养着。”冯大刚说,在他的规划里,打算3年之内发展肉牛养殖60头,届时不仅能够还掉所有的债务,还有超过30万的收益,日子想想都美。

“用闲置多年的石山荒坡发展牧草产业,不仅能够绿化荒山、保持水土,还有不错的收益,实现了生态和经济双丰收。”安顺市副市长熊元说。以“生态建设产业化、产业发展生态化”为目标,近年来,安顺大力发展草地生态畜牧业,在45个乡镇规划布局了种草业,发展优质饲草料19.68万亩,涉及农户6.62万户,全面提升种植效益、草食家畜生产效率和养殖效益,实现了发展方式从耗粮型传统畜牧业向节粮型畜牧业重大转变,“产业扶贫+石漠化治理”模式成效明显。

美丽大坝村。 胡兴珍 摄

绿色红利惠民生 实现多产融合

种过烟、养过牛、栽过苗木、育过香椿……同样与荒山做“斗争”,安顺市西秀区双堡镇大坝村支书陈大兴在金刺梨种植上找到了融合发展之路。

大坝村金刺梨种植。

“要发展,首先得找准产业,实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望着村里漫山遍野的金刺梨,陈大兴不禁感慨。谁也不曾想到,就在11多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土壤沙化严重的“烂田坝”,村民常年靠天吃饭,望天喝水,住着低矮的木房和土胚房,生活十分困难。

穷则思变。为探索致富路子,当上村支书之后的陈大兴使出浑身解数,然而却屡屡受挫:种烟,大坝土地有限,增收有度;养牛,“洋牛”出现水土不服,一头牛买进时3500元,卖出时才得1500元;育椿树苗,恰巧遭遇市场大滑坡亏损严重……10多年里,由于没有经验、没技术、市场信息不对称,2300亩旱地和荒坡并没有“点土成金”,反而让陈大兴背上数十万的债务。

转变源于2008年,利用安顺独有的金刺梨资源,陈大兴率先在自己的土地上试种23亩,取得成功后于2012年号召全村种植,同时成立合作社,建起育苗大棚,年育刺梨苗数百万株,成为安顺种植最早、规模最大的金刺梨种植基地,种植面积达5000亩。

刺梨种植风生水起,村民也从中获得收益,但大坝脏乱差的村庄环境依旧没有得到根本改变。2012年,到华西村学习归来的陈大兴借鉴其发展经验,以合作社的形式对村子进行了重新规划和建设,130余栋别墅先后建成,“安顺华西村”雏形初现。

大坝金刺梨果酒厂(全景)。振洋 摄

“要用工业的思维谋划农业,实现多产融合发展。”陈大兴说,随着金刺梨种植规模的扩大,仅靠卖鲜果已无法消化,市场价格也难以保障。为此,大坝村再次挥笔,将目光对准金刺梨精深加工,建成年产5000吨果酒的“贵州大兴延年果酒厂”,主打12度金刺梨干红果酒和42度的金刺梨白兰地等系列产品,成为贵州最大的果酒生产企业,年产值可达3亿元。“酒厂建成后,不仅消耗了大坝及周边村寨的刺梨,还提供了上百个稳定的就业岗位,实现了村民‘就业不离家、进厂不进城’。”陈大兴说。

在大力发展刺梨产业的同时,大坝村还按照农旅一体化的规划,栽种了1200亩晚熟脆红李,50亩桑葚,300亩雷竹、200亩观赏荷塘。同时,依托毗邻九龙山国家级森林公园的区位优势,大力招商引资。2018年,青岛榕昕集团在大坝村投资1.5亿元,建成占地面积3000亩,集奶牛养殖、奶制品加工、亲子娱乐等为一体的生态牧场。

大坝村用天然溶洞储存果酒。袁琴 摄

村庄美、产业兴,吸引了大量外面的人前来学习、观光、休闲和避暑。2017年,大坝村接待游客突破5万人次。乡村旅馆、农家餐馆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形成了集农家体验、观光、休闲、度假于一体的生态休闲旅游产业链。大坝村村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2000元,村集体经济收入达4000万元,贫困发生率下降至1.6%,实现了从省级二类贫困村到省级小康示范村的华丽转变。

念好“山字经”、种好“摇钱树”、舞活“产业链”、打好“特色牌”。熊元表示,以“资源节约、环境友好”为出发点,安顺通过大力发展特色林果、林药、林下经济、生态旅游等绿色产业,将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实现了“治石”与“治穷”相结合,走出了一条生态、高效、富民的喀斯特山地特色农业发展新路子,切实将“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

 来源:人民网-贵州频道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