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黔南州

从交警大队队长到辅警都参与! 贵州一县交警队竟“组织”驾校作弊

龙里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干警观看警示教育片

“越到这个时候,我们更要不卑不亢,以清廉的执法行动挽回形象。”2019年11月8日,龙里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支部党员大会上,面对灰心丧气的干警,教导员吴某一再鼓励。

两个月前,前任交警大队大队长邓玉龙及现任交警大队大队长陈双龙接连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随后,辅警龙海、姚长森被开除党籍、干警卢楠被“双开”的处分决定接踵而来,如“多米诺”效应,紧接着,交警大队车管条线从队长、副队长、到干警、辅警逐一倒下。

2019年4月,群众实名举报龙里县圣某驾校在机动车驾驶资格考试中收取VIP费用,为学员在理论机考中作弊。很快龙里县圣某、金某、翼某三家驾校组织化作弊线索被理清。当时已被提拔为龙里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的邓玉龙,感到了反腐败斗争的高压态势,出于对党纪国法的敬畏,主动到县纪委县监委交待问题。

“我比较感性,给人的感觉是仗义,酒桌上别人一声大哥让我觉得受尊重,受重视,给他们办事我有一种成就感。”审查调查期间,邓玉龙忏悔,正是这种虚荣心,给了别人可趁之机。

2016年,龙里县圣某、金某、翼某三家驾校向邓玉龙表示,希望交警队能为部分理论科目考试存在困难的学员提供“帮助”。在邓玉龙授意下,副大队长陈双龙安排辅警、考官为理论考试作弊提供便利。

“我每场考试前在两台电脑上加装分屏器和鼠标延长线,驾校安排理论教导员在另一间房远程代考,用完就拆掉。”辅警姚长森供述。“每场考试三家驾校各有10个‘软考’名额,我们根据陈双龙的‘招呼’将人安排到作弊计算机上。”曾担任监考官的卢楠、钟凌交待。

作为回报,在副大队长陈双龙的协调下,三家驾校以赞助辅警工资名义每月各交7500元给交警队,并提供高档酒用于消费。截至2018年9月,驾校共提供现金36.4万元,高档酒28件,价值21.5万元。

“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出台后,单位经费不足以开销,交警队对考试作弊给予帮助,三家驾校在VIP学员培训上赚到许多钱,安排他们赞助点钱和物解决困难我觉得也是可以的。”邓玉龙交待。

自此“VIP”‘软考’成了驾校新业务,作弊进入组织化状态。“每年过年,我除了送邓玉龙、陈双龙高档酒和现金,私下还要‘打点’监考官卢楠、钟凌和辅警姚长森,保证考试顺利。”翼某驾校的负责人说。

理论科目考试作弊虽然得到邓玉龙同意和陈双龙协调,但考试现场监考官至关重要。“考试的时候我睁只眼闭只眼,然后在成绩单上签字成绩才有效。”卢楠表示,她很享受这个“特权”。原本她要提早去考场开门、清理考场等事宜,被驾校业务员全部一一代办,换取的是她“睁眼闭眼”。卢楠驾轻就熟后,监考逐渐成为她的“私活”“零活”。

“有的学员觉得驾校收费太贵,我就通过私人关系少收点钱帮他考试”被刑事立案的某教练供述。

在邓玉龙、陈双龙外,形成了一条分别以监考官卢楠、钟凌为核心,辅警姚长森、龙海为桥梁的作弊链条,四人私下接受教练委托,安排考试作弊,受贿金额高达120万。

自此围绕机动车理论科目考试作弊的多米诺骨牌已经砌好,利益是连在一起的,倒下也必然是同步的。

2018年9月,邓玉龙得到提拔,调离交警大队,其继任者陈双龙将邓玉龙担任大队长期间的一系列做法延续了下来,将每家驾校“软考”名额增加到15名,直到2019年4月随着驾考学员的举报,所有参与的人员犹如一条绳上的蚂蚱全部被牵出来。

公安机关对涉嫌组织作弊罪的驾校负责人、教练员、业务员、辅警等21名人员进行刑事立案,目前案件正在审查起诉中。邓玉龙和陈双龙因还涉及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服务对象礼品,截留公款私设小金库以及贪污公款等问题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卢楠因受贿、参与组织考试作弊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三人已被移送司法机关,等待接受法律审判。

十九大报告提出,反腐败斗争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将行贿受贿一起查,防止党内形成利益集团。该案暴露后,龙里县深入开展营商环境排查,着力解决市场经济中权力乱伸手乱插足问题。公安系统开展了一场“作风整治百日行动”,县委巡察办进驻开展专项巡察,结合案件暴露的问题,举一反三,整改一插到底。

 来源:多彩贵州网  责任编辑: 黔小编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