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贵阳

《人民日报》整版报道贵阳惠民生鲜超市

5月28日,《人民日报》14版整版报道贵阳惠民生鲜超市,报道中提到“据国家统计局贵阳调查队统计,近3年来,贵阳惠民生鲜超市的鲜菜价格均低于周边农贸市场,33种“菜篮子”食品价格与周边城市对比显示,80%排名居中后位。”

附报道全文:

贵阳市坚持政府与市场同向发力,公益性与市场化相结合,有效缓解“买菜难、买菜贵”——

  惠民生鲜超市惠民生(人民眼·重要民生商品保供稳价)

贵州山多地少,蔬菜产量低,大多要从省外调入,贵阳菜价一度偏高。6年前的专项调查结果显示,贵阳市主要“菜篮子”食品价格总体比周边5个大城市高20%左右。

据国家统计局贵阳调查队统计,近3年来,贵阳惠民生鲜超市的鲜菜价格均低于周边农贸市场,33种“菜篮子”食品价格与周边城市对比显示,80%排名居中后位。

合力惠民生鲜超市花果园S区店外景。李 宇摄

惠民生鲜超市为何能有效缓解贵阳菜价偏高问题?

2015年,贵阳市政府和农产品流通企业合作,试点建设公益性和市场化相结合的惠民生鲜超市,通过农超对接,实现全省各地特色农副产品直销;以保本微利为原则,公示政府指导价,接受群众监督。

截至今年4月,贵阳已建成154个惠民生鲜超市,基本实现城市居民“15分钟便民消费服务圈”全覆盖;惠民生鲜超市累计向市民让利约9.67亿元;累计采购省内农副产品约12万吨,带动12万多农民增收致富。

今年春节前夕,习近平总书记赴贵州看望慰问各族干部群众时,来到贵阳市观山湖区合力惠民生鲜超市,了解节前市场供应、物价运行、食品安全等情况。总书记指出,合力惠民生鲜超市的运营模式很有特色,以政府为主导,政府和企业联合,一头连着田间地头的农民,一头连着千家万户的市民,坚持保本微利经营,让农民和市民两头都得实惠,体现了合力惠民,这种模式和经营理念值得推广。

从田间地头到市民厨房,循着蔬菜流通环节,记者展开调查,探寻贵阳惠民生鲜超市如何形成惠民合力。

贵阳合力惠民生鲜超市花果园S区店,市民正在挑选蔬菜。李 宇摄

 市民付华芳——

  “前几年,换乘两趟公交车,跑6公里路,去买便宜新鲜菜”

豆角去筋,折成小段,轻拍南瓜,掰作碎块,73岁的贵阳市民付华芳动作麻利,将准备好的菜一股脑儿倒入锅中,水沸后煮上10分钟。不添油盐酱料,仅就着小碟糊辣椒蘸水,这道素瓜豆是贵州人的家常菜,看似清汤寡水,实则大有讲究:蔬菜足够新鲜,才能烹出一股清甜味儿。

为让家人经常吃上地道的素瓜豆,付华芳一度要换乘两趟公交车去城郊的批发市场买菜。家门口就有菜市场,为啥舍近求远?付华芳从7年前搬家说起。

2014年,儿女们在贵阳南明区花果园社区置下房产,付华芳搬进了视野开阔的高层住宅。全家的欢喜劲儿,可想而知。让付华芳遗憾的是,小区附近市场卖的蔬菜,新鲜程度难与之前居住的贵阳火车站片区媲美。

老房子所在的小区设施陈旧,却有着离火车站近的便利,付华芳每天出门就能买到新鲜蔬菜。“老乡自家产的菜,从地里摘了就坐绿皮火车过来卖,绿叶嫩得能掐出水来,价格还便宜。”

刚搬进花果园社区生活时,这个小区建成不久,商业配套不完善,周边仅一家农贸市场。付华芳发现,在农贸市场买菜,价格平均每斤比火车站片区批发市场高了1至2元。

“每斤菜贵一两元,日积月累数目不小,老百姓过日子图个细水长流。”付华芳走上了坐公交车买菜之路。“前几年,换乘两趟公交车,跑6公里路,去买便宜新鲜菜。”那段时间,她每隔几天去一趟批发市场。

在贵阳,像付华芳这样的买菜故事不多,但曾反映“买菜难、买菜贵”的人不少。

2015年4月,贵州省政协经济委员会会同省发改委、省商务厅等单位组成调研组,对贵阳“菜篮子”产品的生产、流通、供应各环节展开调研。结果显示,与周边的昆明、成都、重庆、长沙、南宁5个大城市相比,贵阳总体菜价偏高两成左右。

菜价为什么偏高?商务部采价系统2015年的同期数据显示,贵阳“菜篮子”产品的一级批发市场价格与上述5个城市基本持平。“菜价贵在了零售终端。”贵阳市商务局副局长周勤介绍,以大白菜为例,2015年产地收购价每斤0.45元,贵阳一级批发市场每斤0.74元,农贸市场卖到3元。

 卖菜摊主沈波——

  “蔬菜从农田到餐桌,中间有多道环节,我们是最后一环,赚份差价”

深夜2点,一阵清脆的闹铃把沈波从睡梦中唤醒。他是贵阳民生路农贸市场的一名卖菜摊主,早起备货已成习惯。每天这个时候,沈波都踮着脚尖出门,驱车到3公里外的马车队集贸市场,采购一天所需的蔬菜。

精挑细选3个小时,沈波备齐20多个品种的200多斤蔬菜,迎着初升的朝阳,驾驶面包车满载而归。此时,妻子已在摊位上等他了,这个4平方米的摊位,两口子一守10年,借此撑起一家四口在省城的生活。

“通常加价30%出售。”沈波说,民生路农贸市场有162个摊户,进货渠道大致相同,蔬菜售价也差不多。

为了采购到价格更低的蔬菜,沈波去过郊区的一级农产品批发市场进货,往返一趟40多公里。由于进货量小,获得的差价收益还不够运费。后来,他只得继续从附近的二级批发市场进货。沈波说,两口子每天起早贪黑,一个月毛收入七八千元。

“蔬菜从农田到餐桌,中间有多道环节,我们是最后一环,赚份差价。”沈波说,农贸市场内的摊主多为个体户,进货渠道依赖多层级经销商。

“蔬菜从田里采摘后,一般要经过农户、经纪人、产地批发商、一级批发市场、二级批发市场、农贸市场,最终走进消费者的厨房。”周勤介绍,贵州山地和丘陵占全省国土面积的92.5%,农副产品产出能力不足,蔬菜自给率曾长期维持在20%左右,弥补缺口主要靠从省外调运,中间环节相应增加。

在贵阳市商务局组织的调研中,菜价偏高的症结逐渐被摸清,另一个现象也引起调研组的注意:彼时,贵阳有40家经营面积5000平方米以上的大型生鲜超市,蔬菜销量占全市两成左右,售价比农贸市场低两成。

统一采购、统一配送、统一经营,能有效避免中间环节加价,大型生鲜超市的经营模式得到了贵阳市委和市政府的重视。2015年,贵阳市出台公益性生鲜超市建设实施方案,提出以“政府主导、市场化运作”模式建设惠民生鲜超市,着力解决市民“买菜难、买菜贵”问题。

超市销售员蔺兴群——

  “政府给予惠民生鲜超市租金补贴,对超市销售的40种民生产品制定指导价格,每天动态调整,普遍比农贸市场便宜两成以上”

初到合力惠民生鲜超市花果园S区店做销售员时,蔺兴群担心这家店能否开得长久。店里的蔬菜又好又新鲜,价格却普遍偏低,平均每斤售价2至3元,一些菜低至几角钱,执行特价优惠的生鲜产品达数十种,超市甚至还向顾客作出了买贵退差价的承诺。“公司不怕亏本吗?”蔺兴群有些困惑。

2015年底,贵阳市启动“惠民生鲜”工程,由市属国有企业贵阳市农投集团成立惠民民生农副产品经营有限公司,负责管理运营工作,并通过公开招投标,联合实力强、信誉好的商超企业,共同打造惠民生鲜超市门店。旗下有50多家门店、建有生鲜产品物流配送中心的贵州合力超市集团,成为首批试点的中标企业。贵阳第一家惠民生鲜超市布局在了花果园社区,蔺兴群应聘上岗,成为超市的首批员工。

每天早上,蔺兴群都提前半小时到岗,她要赶在8点半正式营业前,把200多种蔬菜摆上货架,并一一贴上最新的价签。后来,她逐渐了解到,超市里的特价菜并不全是因为促销活动,“政府给予惠民生鲜超市租金补贴,对超市销售的40种民生产品制定指导价格,每天动态调整,普遍比农贸市场便宜两成以上。”

坐公交车到批发市场买菜两年多,付华芳常与街坊邻居结伴团购。自从2016年1月花果园社区开了惠民生鲜超市,一起去团购的伙伴们很快少了。付华芳试购几次后也改在家门口买菜,菜价比农贸市场实惠不少。

2015年以来,贵阳市累计投入约5.57亿元,以国有独资、混合所有、社会投资等方式,推进惠民生鲜超市建设,基本实现城市居民“15分钟便民消费服务圈”全覆盖。不断建成的惠民生鲜超市也对农贸市场形成倒逼,稳菜价的作用逐渐显现。

惠民生鲜超市有了口碑,特价蔬菜品种更加丰富,日均3000多人次光顾花果园S区店,蔺兴群的工作越来越忙,摆上架的蔬菜没多久便会售罄。

合力惠民生鲜超市南浦路店,考核员代祥俊(左)与同事一起检查生鲜商品质量。记者 程 焕摄

考核员代祥俊——

  “指导价依据贵阳市6家主要农贸市场采集的均价制定,154个惠民生鲜超市同步执行”

白菜每斤0.99元、莲花白每斤0.99元、白萝卜每斤0.99元……走进惠民生鲜超市,门口摆放的往往是“三白”蔬菜——这既是1元蔬菜专区的标配,也是最畅销的生鲜产品。

“进店先检查每斤不超过1元的蔬菜是否符合惠民指导价。”代祥俊是贵阳市惠民民生农副产品经营有限公司的考核员,每月都会同商务部门对全市所有惠民生鲜超市巡回检查,“指导价依据贵阳市6家主要农贸市场采集的均价制定,154个惠民生鲜超市同步执行。”

翻开代祥俊手中的惠民生鲜超市考核手册,检查内容一目了然:生鲜商品价格应低于周边农贸市场20%至30%,每天至少推出3种每斤1元的特价蔬菜,生鲜商品经营面积不小于总经营面积的60%……每项都对应着具体评分标准,确保价格真惠民、菜品不断供、服务跟得上。考核员现场检查之外,贵阳市还委托第三方机构建立起惠民生鲜大数据监测平台,对主要生鲜商品的销售价格进行全时段监控。

考核结果如何运用?代祥俊走进云岩区中天花园小区一家惠民生鲜超市时,店长钱思杨如临大考,生怕做得不到位。“可不敢再出岔子,不然之前的努力都打了水漂。”2019年,这家超市因多次检查不达标、约谈后整改不到位,被移出惠民生鲜超市名单。随后,超市投入154万元重新装修门店,并严格培训工作人员,前不久才重新试营业。想要恢复惠民生鲜超市资格,还得确保半年考核期内的历次检查成绩都在良好以上。

代祥俊的考核工作,离不开同事陈兴隆的密切配合。作为贵阳市惠民民生农副产品经营有限公司的一名采价员,陈兴隆每天都要及时掌握南明区新路口农贸市场的生鲜产品零售价格。这个市场是贵阳市主城区最早形成的大型农贸市场之一,是菜价动态变化的风向标。

“一个单品至少要向3家商铺询价,得出单品均价后上报公司。”陈兴隆介绍,公司在贵阳主城区6家主要农贸市场各设有一名采价员,分别收集40种主要民生商品的价格,由此形成全市均价。惠民民生农副产品经营有限公司在全市均价基础上进行合理调减,为惠民生鲜超市制定第二天的政府指导价。

国家统计局贵阳调查队的数据显示,近3年来,贵阳惠民生鲜超市的鲜菜价格均低于周边农贸市场,与周边城市的33种“菜篮子”食品价格对比,八成排名在中后位。

合力超市集团生鲜采购部经理王金鹏(右)在蔬菜基地查看西蓝花长势。记者 程 焕摄

采购部经理王金鹏——

  “惠民生鲜超市的省内蔬菜采购比例已从2016年的20%提升至现在的70%,产销精准对接,交易成本显著降低”

不必天南海北跑销路,大企业主动到田间地头收购,这“送上门”的好事,贵州省铜仁市玉屏侗族自治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主任田永光过去可不敢想。

玉屏县位于云贵高原向湘西丘陵的过渡地带,地势相对平缓,比省内其他地方更具蔬菜产业发展优势。但因地处湘边界,距贵阳300多公里,远离主要消费市场,农产品销售困难。

一次偶然的机会,田永光结识了合力超市集团生鲜采购部经理王金鹏,打开销路才有了转机。

2019年,玉屏县新店镇洞坪村种植的1500亩西蓝花大丰收,田永光把王金鹏请到村里考察。王金鹏提出了采购标准:“一棵西蓝花柄长三指,重八两至一斤,留两片叶子,同时要作打冷降温处理……”虽说不是完全理解,田永光仍组织农户照做,最终达到交货标准。结果,分拣后的西蓝花卖到每斤2元,比本地价高出0.8元。

“采摘的同时完成分拣,按照标准划分品质等级,增加附加值。”王金鹏以黄桃为例,分拣前每斤售价10至15元,细分成三级后,每斤最高售价25元、最低8元。

尝到标准化生产的甜头,玉屏县供销联社组织农民扩大蔬菜种植规模,并将这种模式运用到油茶、食用菌等产业,过去“远在山中人不识”的土特产成了抢手货。

“地里的大白菜成熟了,能不能过来看看?”接到贵阳市开阳县南龙乡一家蔬菜合作社负责人的电话,王金鹏匆匆赶去。沿着垄沟一路走到田中间,拔出棵大白菜仔细端详,个头饱满,色泽鲜亮。王金鹏对这批菜很满意,决定以每斤0.7元的价格全部收购。销售协议签订后,合作社当天即采收6吨大白菜,直接送往70公里外的贵阳农产品物流园。

“每天下午4点前,所有门店会将第二天所需生鲜的品类和数量提交到配送管理系统。统一汇总后,我们第一时间组织集中采购。”王金鹏说,合力超市集团已与80个蔬菜种植基地或合作社签订了供货协议,在采摘、分拣、包装、物流时间等方面都有明确的品质控制标准。

“惠民生鲜超市的省内蔬菜采购比例已从2016年的20%提升至现在的70%,产销精准对接,交易成本显著降低。”王金鹏介绍,“十三五”以来,贵阳惠民生鲜超市累计采购本省农副产品约12万吨,采购金额约14亿元,带动全省12万多农民增收致富。

目前,贵阳市已启动2.5万亩高标准蔬菜保供基地建设,采取“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的利益联结模式。与此同时,贵阳市农投集团在省内建设了50万亩蔬菜基地,可常年提供35个蔬菜品种,年产蔬菜225万吨。

 超市店长杨涛——

  “生鲜商品盈利有限,但可以通过毛利较高的快销品、非生鲜类商品平衡盈亏,总体实现保本微利持续经营”

一斤大白菜,农贸市场售价2.5元,惠民生鲜超市仅售0.99元,质优与价廉能兼顾吗?

“生鲜产品的成本控制,主要取决于运费和人工。惠民生鲜超市采取直采直销模式,仅两道流通环节,全程不超过48小时。市民能吃上平价的新鲜菜,企业也有微利经营空间。”合力惠民生鲜超市花果园S区店店长杨涛介绍,新鲜蔬菜从田间地头采回后,全程冷链运往配送中心,随后分拨至各个门店,大幅压缩了流通环节。

夜色渐浓,贵阳农产品物流园灯火通明,各式货车川流不息。自2019年建成以来,这里已成为贵州省农产品生产、运输、销售的重要平台。

“必须提供发货单和第三方农药残留检测报告,我们才能安排收货。”合力超市集团物流部副总监杨飞虎团队每天负责转运的生鲜产品超过500吨,既悉心守护着市民舌尖上的安全,又全力确保冷链物流高效运转。在仔细核验完一批大白菜后,杨飞虎吩咐工人运往冷库保鲜。

第二天下午4点半,所有门店的订货单均已汇总至物流配送中心,杨飞虎将信息传至库房40名工人的手持终端,分拣工作旋即展开:一台台叉车来回穿梭,“嘀嘀”的扫码声此起彼伏,根据订单信息,工人们有条不紊地把货物分拣到指定区域。当晚,这批大白菜随其他货物一并运往各个门店,次日上午8点半准时出现在顾客眼前。

惠民生鲜超市模式能否持续性运转下去?

“生鲜商品盈利有限,但可以通过毛利较高的快销品、非生鲜类商品平衡盈亏,总体实现保本微利持续经营。”杨涛介绍,2020年,花果园S区店的生鲜商品销售额为3612万元,含税销售毛利为524万元,通过生鲜商品带动其他商品销售额3013万元,整体毛利率为16%。

“惠民生鲜超市能持续健康运营,离不开政府的租金补贴。”周勤介绍,租金补贴由贵阳市、区两级按相同比例分担,金额逐年递减,10年期内财政补贴资金占全市惠民生鲜超市物业总租金的比例约为75%。目前,惠民生鲜超市合作企业达21家,经营面积24万平方米。

“我们将继续秉持合力惠民的理念,进一步完善惠民生鲜超市的运营模式,让农民和市民两头得到更多实惠。”贵州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赵德明表示,要将惠民生鲜超市的成功经验拓展到惠民餐饮、惠民菜场等民生服务领域,让惠民工程成为贵阳的亮丽风景线。

 来源: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 三石天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合作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