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贵阳

西部陆海新通道 看好“中线”贵阳

在重庆广阳镇隔江航拍的果园港

来福士广场上拍摄的重庆核心城区

重庆市沙坪坝区团结村(航拍),2017年首列中欧班列由此开出

2019年8月15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正式对外发布了《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按照《规划》,“陆海新通道”是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框架下,以重庆为运营中心,以广西、贵州、甘肃为关键节点,中国西部相关省区市与新加坡等东盟国家通过区域联动、国际合作共同打造的有机衔接“一带一路”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

该通道,利用铁路、公路、水运、航空等多种运输方式,由重庆向南经贵州,通过广西北部湾、云南等沿海沿边口岸,通达新加坡及东盟主要物流节点,进而连通国际海运网络辐射全球;向北在重庆与中欧班列连接,利用兰渝铁路及甘肃的主要物流节点,连通中亚、南亚、欧洲等地。

作为运营组织中心,重庆如何发挥优势,起到引领带动作用?渝两地如何在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生态保护、脱贫攻坚、体制机制创新等领域寻找合作机会,实现分工协作和抱团发力?“融入陆海新通道·打造开放新高地”跨省采访第一站,走进重庆……

山城重庆,长江经济带与“一带一路”的交汇点。

现在,因为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它成了这条新通道的“国际运营中心”,因此更受瞩目。

长江边上,重庆市广阳镇一家餐馆里,66岁的黄伦秀正在厨房里忙着给客人炒菜。对面,是全国最大的内河港果园港码头,一派忙碌景象。

“原来,它只是个散货码头。”黄伦秀说。

果园港,与位于重庆市沙坪坝区的团结村中心站、重庆现代物流园,通过水、铁、公联运,构成了新通道上的重要中转枢纽和分拨中心。

作为西南陆海新通道“国际运营中心”的重庆,为毗邻的贵州等西部省区,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

打通四向出口

  破解西部物流困局

11月5日上午10点,在重庆市沙坪坝区团结村中心站,一列列装满集装箱的列车,从货运场站开出。

一路向南,48小时后,这批货物将运抵千余公里外的广西北部湾。

那里,是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入海口,也是中国南部海岸线的起点,还有通往东南亚、欧洲等地最短的航线。

由重庆启运的货物,到达北部湾码头后,不用换箱,直接装船,实现了一箱到底。随后,它们经过5至7天的海上旅途,即可抵达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

“这种运输方式,单个集装箱的综合成本,可节省1000元左右。”民生轮船股份有限公司、民生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项目部经理陈光华说。

这种低成本、高效率的运输方式,在10年前,是不可能实现的。

以前,重庆的货物进出口,主要是走长江黄金水道,向东到上海港登船。两地间,航行时间约要10到15天,再通过海运到达东南亚,运输时间需要20天以上。

张志勇也从事国际货运代理。“如果再遇到三峡‘堵船’,时间可能还会再延长。交货时间延迟,带来的不仅是货运成本增加,还有客户资金占用问题。”他说。

两江汇聚的重庆,也汇聚了大批的国际物流企业。在这些企业老总的印象中,西部地区不缺实体经济,也有大宗的货物,但地理条件等带来的“物流困局”,长期制约着开放水平。

为了打破这一困局,两年前,在中国和新加坡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框架下,中国西部相关省份与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合作,打造全新的国际贸易物流通道,即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前身——中新南向通道。

重庆市口岸和物流办公室多式联运处处长桂明华说,“通过几年的建设,依托长江黄金水道、中欧班列、南向通道等,重庆市已基本建成东西南北四向物流通道”。

2019年8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

这意味着,由重庆联合贵州、四川、甘肃等省区发起的中新南向通道,上升为国家战略,定名西部陆海新通道,提供给西部省、市、区更多合作空间。

西部陆海新通道以重庆为运营中心,以广西、贵州、甘肃、青海、新疆等西部省份为关键节点,利用铁路、公路、水运等运输方式,向南经广西北部湾等沿海沿边口岸,通达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进而连通国际海运网。

多式联运赋能西部开放

成渝环线一侧的重庆市沙坪坝区团结村中心站,是襄渝铁路经过的地方,原来是一个三等小站。

2017年,这里迎来一个历史性的时刻——首列中欧班列,运载着中国西部地区生产的汽车等货物出发,一路向北,通往欧洲。

随后,这趟班列受到更多关注,西部多个省区相继开通或加挂中欧班列。至今,这趟列车已开行了1000多列,将价值90多亿元的300多种货物,运往沿线80多个国家。

与重庆毗邻的贵州省,在2018年4月“陆海新通道”测试班列开通以来,已对“一带一路”国家出口货物超过200万吨。这些货物包括白酒、化肥、轮胎、茶叶等,目的地分别在东南亚、中亚和中东等地区。

以团结村中心站为中心,规划占地35.5平方公里的重庆国际物流园已具雏形。其中,包括7.84平方公里的重庆自贸区。

站在高处,俯瞰物流园和自贸区,一排排崭新的汽车、一个个集装箱群,正待装车。这些集装箱中,不少外表喷有海运标志。

海运货柜的出现,即意味着内陆开放。

从这里出发:向东,可连接上海港直通日韩和美洲;向北,通过中欧班列直达欧洲;向西,可到中亚;向南,通过西部陆海新通道到达东南亚。

一个西南国际物流运营中心,正在加快形成。

桂明华介绍,重庆市为推进陆海新通道沿线地区统一品牌、统一规则、统一运营,先后在新加坡、越南、中国香港等地设立国际货物集散中心,并与贵州、甘肃合资建立了区域平台公司,陆海新通道陇渝、陇桂、黔桂、青渝桂新等铁海联运班列线路逐步增加。

目前,西部陆海新通道已形成国际铁海联运、跨境公路运输和国际铁路联运三种运输模式,通达至新加坡等90个国家、190个港口。同时,逐步向西部省区拓展,陇渝、陇桂、黔桂、青渝桂等班列相继开行,并与中欧班列(重庆)实现有机联接,形成“一带一路”经中国西部地区的完整环线。

枢纽地位显现国际物流看好贵阳

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位于重庆国际物流园内。

这是一家从事铁路班列运营、无船承运、国际多式联运等业务的物流企业。它的投资人有多个,其中包括中国外运、民生轮船股份、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重庆铁路口岸物流开发公司等。

正是这家企业,筹划开出了首趟中欧班列。今年9月2日,又首次在重庆团结村中心站向北部湾港区,发出了海铁联运的首趟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

11月5日,记者前往公司采访时看到,公司大厅挂着的陆海新通道国际多式联运云平台大屏,不间断显示列车和船舶的信息。

公司董事、总经理助理段本生说,这个实时监控平台,已在贵州运行,接下来会在甘肃开通。据陆海新通道国际多式联运云平台统计,截至11月5日,贵州省开行的班列数量已达到65列,其中上行班列(出口)27列,下行班列(进口)38列。

目前,西部地区的汽车整车、零部件、化工品等,正通过西部陆海新通道,销往东南亚地区。“如果从贵阳出发,到达钦州港东站,时间更少,只要24小时。”段本生说。

《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提出,要建设自重庆经贵阳、南宁至北部湾出海口(北部湾港、洋浦港),自重庆经怀化、柳州至北部湾出海口,以及自成都经泸州(宜宾)、百色至北部湾出海口三条通路,共同形成西部陆海新通道的主通道。

规划中,贵阳被列为西部陆海新通道上的重要枢纽城市。从三条通路的位置来看,“中线”是重庆到北部湾最快捷的一条通道,贵阳正好位于“中线”的中点位置,这给贵阳发展进出口贸易、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带来千载难逢的机遇。

“因为不仅能显著降低贵阳产品走向国际市场的成本、助推黔货出山,还能降低本地进口商品的落地价格。”段本生说。

作为深处西部内陆的贵州贵阳,如何抢抓国家战略加快进出口贸易的发展?段本生认为,贵阳在做大、做优、做强装备制造业、高科技产业的同时,要积极发挥好生态绿色优势,走差异化发展道路,加大生态农特产品等出口,不要把通道做成过道。

段本生的另一职务,是贵州陆海新通道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他透露,为了抢占西部陆海新通道上以贵阳为主的贵州市场,公司将选址贵阳喷水池办公,更方便与贵阳沟通和协作。

西部携手合作开放

今年8月,《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对外发布后,西部各省区市在谋划口岸等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都在积极寻求相互之间的合作机会。

这几天,广西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研究院院长雷小华,专程到重庆市调研,访问了口岸和物流办、果园港、重庆市国际物流园、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公司等。

“我希望通过研究,为陆海新通道建设的参与者们,尤其是为广西,提供一些有益的参考。”他说。

深处西部内陆的贵阳也是一样,在加快推进贵阳都拉营国际陆海通物流港、贵阳改貌铁路口岸等重大项目建设的同时,也在积极寻求与重庆市的合作机会,希望通过跨区域的协同发展,共享西部陆海新通道带来的红利。

10月13日,贵阳海关等15个直属海关,在重庆签署《区域海关共同支持“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合作备忘录》,明确将在提升通关便利化水平、促进沿线产业发展、完善监管模式等方面,支持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

10月21日,重庆市交通局官网、重庆市公共资源交易网发布《渝贵高铁重庆境内段可行性研究招标公告》,渝贵高铁建设再次提上日程,前期工作正加快推进。

在省级层面,贵州相继与兄弟省区市,共同签署了《关于合作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的框架协议》、《渝桂黔陇海关、检验检疫支持推进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建设合作备忘录》等,并与中铁成都、南宁、兰州铁路局集团签署共建南向通道的合作备忘录,发出了《重庆宣言》。

同时,签署了渝桂黔陇青新滇宁西部八省区市《关于合作共建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的框架协议》;签署了渝桂黔陇青新滇宁陕西部九省区市合作共建“陆海新通道”协议,推动陆海新通道向纵深发展。

陈光华也表示,将于近期应邀与重庆市、贵州交通部门,赴乌江重庆涪陵至贵州开阳段,实地考察航道情况。(记者田坚 黄黔华 彭刚刚 杨林国 游红 肖达钰莎 张志红 安勇毅 谭安迪 来源:贵阳晚报)

作者:田坚 黄黔华 彭刚刚 杨林国 游红 肖达钰莎 张志红 安勇毅 谭安迪 编辑:李易淋

 来源:贵阳晚报  责任编辑: 黔小编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