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贵阳

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法官谢东林:他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核心提示

55岁的法官谢东林倒在自己长期熬夜加班写法律文书的木沙发上时,右手还保持着握移动办案终端的姿势。早晨7点左右,每天都会响起的挪车提醒电话铃声,这次没能再叫醒他。

这天,是2019年6月27日。

他溘然长逝时,移动办案终端从他手中滑落,其中保存了刚修改完的法律文书。同时滑落在地的,还有他戴了多年的近视眼镜。

谢东林,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贵州省首批员额法官。他走后,法院微信公众号发布的讣告浏览量很快超过3万次,留言达330余条。除了亲友与同事,更多留言悼念他的,是与他仅有一面或几面之交的办案当事人。

谢东林生前承办过的民商案件,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长期位居花溪区法院前列,同事们提及谢东林,都评价他是“一个顶五个”的优秀法官和调解标兵。

24年法官工作生涯,31年党龄,可印证谢东林“优秀”的是一组沉甸甸的数据——

近五年来,谢东林共受理民事案件1760件,审结1530件,结案率、一审服判息诉率连续五年高于90%,一审判决案件改判发回重审率连续多年为零。2018年,他受理案件的结案率达97.22%。

今年1月至6月26日,谢东林已收案388件、审结237件;一审服判息诉率93.45%,一审判决案件改判发回重审率为零,信访投诉率为零。

半年时间,他的结案数超规定最低办案量四倍以上,也远远超过2018年贵州省员额法官人均199.05件的年结案数。

“他是一名非常热爱审判工作的基层法院优秀法官,他的优秀是用热爱燃烧、用时间堆积、用精力透支出来的。”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花溪区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吴莎感叹,谢东林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和“群众利益无小事”的理念,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保持了共产党员的本色。

“不分昼夜的最后24小时”

“老谢离世前的24小时,仍像以往那样为了工作不分昼夜。从26日上午9点半到下午下班前,他一共开了三次庭。”谢东林的同事们和他妻子的悲痛回忆,勾勒出了他生命停止前的最后工作状态。

2019年6月26日上午9点30分至11点,谢东林按照开庭计划,组织一起租赁合同纠纷的当事人进行质证和调解。70多岁的人民陪审员杨明伟记得,开庭前,他曾与谢东林短暂交谈。当时,谢东林一脸疲惫地说:“老杨啊,我感觉有点撑不住了。”

“我当时还以为他是说案子太多了,实在没想到他的身体快撑不住了。如果时间能倒回去,我一定不会让他继续开庭。”杨明伟难过地说。

中午12点30分至下午2点30分,谢东林又作为审判长组织审理了一起民间借贷纠纷。直到当天下午3点,他才歇口气吃了午饭。饭后,他继续组织一起建筑设备租赁合同纠纷的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

到了下班时间,谢东林仍在办公室伏案写裁判文书。杨明伟与他道别时,见他脸色苍白,疲惫得讲话都不太连贯,建议他早点回家休息。没想到这一别竟成了永别。

谢东林的家,位于花溪区大将路阳光社区一栋六层的老式居民楼里。他和妻子、女儿已经在这套不足70平方米的两室一厅的房里生活了18年。两室分别是夫妻俩和女儿的卧室,一厅兼具了客厅和书房的功能。

7月1日,记者来到谢家时,谢东林生前加班工作的场景似乎历历在目:客厅靠窗的一角,是谢东林在家办公的区域。老式木制长沙发的一头,叠放着他生前深夜加班时备用的薄被,沙发扶手旁的小桌上堆满了各种资料和法律书籍。他猝然离去时滑落的近视眼镜,已被拾起后放在书籍资料上,一块镜片已与镜架分离……

除了这一小方天地,谢家显得非常凌乱,原因是这套居室的天花板漏水已经半年多,从卧室到客厅,成片的墙体发霉,谢东林生前工作太忙,腾不出时间料理家务,妻女只能不断腾挪转移家具避开污水。

客厅里与谢东林有关的物品,还有摆放在门框上方的两顶旧式法官帽。“他一直舍不得丢,也不准我们丢掉。”谢东林的妻子付黎波含泪说。

付黎波是阳光社区贵筑居委会党支部书记和主任。“忙”,是夫妻俩多年的工作主基调。对于丈夫不能帮忙料理家务,付黎波不仅没有怨言,还努力让丈夫忙完工作回家后有口热饭吃。6月26日晚,谢东林下班回家,付黎波像往常一样,把饭菜热好端到了他的面前。

这个不寻常的夜晚,与谢东林生命中无数次在家中深夜加班的情形太相似:妻子半夜醒来,发现客厅还亮着灯,谢东林正在沙发上用移动办案终端写材料。

“他经常这样,我也没太在意,只叮嘱他不要熬夜。没想到,这竟然是我们最后一次对话。”付黎波说。

老旧小区停车位紧张,谢东林每天下班回家都很晚,只能占道停车。他习惯了一大早被邻居打来的挪车电话叫醒,还常常自我调侃:“好幸福,每天有人叫我起床。”

6月27日早上7点,谢东林的手机来电铃声再次响起时,却无人接听。被铃声吵醒的付黎波走出卧室,才发现他已在客厅沙发上与世长辞,几乎没怎么动过的饭菜被他加盖后放在桌子上。

谢东林与24岁的女儿谢凯莹的最后一次对话,则是在微信上。26日晚10点35分,正在省外出差的谢凯莹收到父亲给她发出的最后一条微信:“早点休息,养足精力,迎接明天的朝阳……拥抱工作”。

“东林就是法庭的‘定海神针’”

“老谢,一路走好,你是党的好儿子,人民的好法官。”

“他力图让审判结果兼顾法理与人情,兼顾当事人双方感受,兼顾案件在国家、社会、个人等各个层面的影响,让败诉的人也能心平气和地走出法庭。”

……

谢东林走了,花溪区人民法院官方微信公众号及时发布了相关消息,消息下的留言,饱含着人们对这位优秀法官的深切哀悼与敬意。

作为花溪区法院年龄最大的员额法官,谢东林一直在收案、结案最多的第四人民法庭工作。

数据显示,2019年1至6月,花溪区法院收案10007件、审结5589件,员额法官人均收案345.06件、结案192.7件。其中,第四人民法庭收案2155件、审结1325件,员额法官人均收案431件、结案265件,远高于全院人均收结案数。

谢东林肩负法庭负责人重任多年,今年上半年,他主动退居二线,继续在审判岗位上发挥“传帮带”的重要作用。

38年的工作生涯,24年的法院工作经验,爱岗敬业的精神,执法如山、清廉如水的口碑,让他赢得了领导与同事的一致尊重。

“他既是严厉的专家、领导,又是慈眉善目的益友。”这是同事们对谢东林的一致评价。

一次,某场审判结束,一名当事人找到当庭书记员,要求其修改文书中“记载有误”的内容,谢东林立即制止并严厉批评:“每一次庭审现场记录都有音视频佐证,怎么能随意修改文书?”

据谢东林的助理桂冰枝回忆,自己某次在整理文书时,将律师执业证编号的数字写错了一个,谢东林一眼就发现了。“律师执业证编号有17个数字,他看过几遍就记下了。”桂冰枝说起这件事既敬佩又惭愧。

“谢叔不会电脑打字,平时写文书都是用‘一指禅’,在移动办案终端上一笔一画地写。一份判决书少则几页,多则二三十页,谢叔有时只需要一天时间就能写完,比我们用电脑写还快。”桂冰枝说,谢叔办事从来不拖拉、不推诿,效率很高。

怎样将案件处理得尽善尽美?审判结果以怎样的方式告知双方当事人,让败诉方也心服口服?怎么安抚情绪激动的当事人?……这些都是年轻法官们经常向谢东林请教的问题。

“东林就是第四人民法庭的‘定海神针’,有他在,无论是队伍管理、案件审理,还是调研宣传、信访维稳,我都十分放心。”分管法庭工作的花溪区法院副院长谢彪说。

和谢东林搭档工作5年的杨明伟说,谢东林工作再忙,对群众总能保持着耐心,特别在处理家庭经济纠纷案件时,完成审判程序后,谢东林一般都会自行延长工作时间,组织案件双方当事人坐下来释法、谈心,解开双方心结。

花溪区居民谢女士一直记得这位与自己同姓的好法官。2018年,谢女士的门面房被租客占用且拒付房租,协调无果,她将租客告上法庭,审理此案的正是谢东林。

谢女士回忆,在案件调解过程中,由于她与谢东林同姓,租客怀疑她和办案法官有亲属关系。面对无端指责,谢东林不仅不生气,反而耐心讲道理,说服这位租客。通过法院公正的判决,谢女士最终顺利收回门面,解了生活之忧。“谢法官办事效率高,真是群众的贴心人。”得知谢东林去世的消息,谢女士感到意外又难过。

这位恪尽职守、一丝不苟的法官,也让同事们记住了他可爱的另一面。

由于经常熬夜查看诉讼材料、研究法律法规、撰写法律文书,谢东林华发早生,比同龄人显老。每当单位同事亲切地喊他“谢叔”时,他会笑眯眯地回答:“不要喊我谢叔,要喊谢哥,我还能干很久!”

“踏着您的足迹,我们将继续前行”

“他在工作中一直坚持今日事今日毕,避免审判延迟影响司法公正。”

“他遇到模棱两可的专业问题,会立即上网查阅准确信息。”

“前辈,您矢志不渝,初心不忘!踏着您的足迹,我们将继续前行!”

……

条条留言,缅怀逝者;点滴事迹,催人前行。

“我从2011年担任花溪区法院院长以来,从没接到关于对谢东林受理案件的信访,也从没听说他与同事、当事人红过脸,他靠着在移动终端上的‘一指禅’功夫,写出了很多优秀的判决书,释法理讲情理,出色地做好了工作。”吴莎说。

谢东林曾获得贵州省法院优秀裁判文书三等奖,花溪区“四五”普法先进个人、“政法工作先进个人”等荣誉,也多次被法院评为优秀法官、调解标兵、优秀裁判文书制作者。为了让第四法庭的年轻法官早挑重担,今年他主动从法庭负责人的位置上退了下来。

考虑到谢东林是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同时结合加强审判管理的需要,今年初,花溪区法院领导曾三次建议调整他去工作任务相对轻松的审判管理部门工作,却被他态度明确地拒绝了。“我热爱审判,喜欢办案,再说我在这里还能减轻法庭同志的办案压力,为院里面分忧。”谢彪对他当时的回答记忆犹新。

“当时调动他的态度强硬一点就好了。如今回想起来,内心的感受就是一个字——痛!”吴莎说。

谢东林淡泊名利,唯独在乎司法公正,在乎独属于法官的荣誉。生前作为花溪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的他是四级高级法官,2018年10月,因符合相关条件,谢东林已经按照程序申报三级高级法官。

曾在第四人民法庭工作过的张浪,如此深情缅怀自己的老师与领导谢东林:“第一次踏上工作岗位时,遇到您是我的荣幸,您教会我法律人对待工作应有的严谨,教我做事要‘眼勤、手勤、脑勤’,整理卷宗要整齐,佩戴法徽要端正;要把调解原则贯穿于整个诉讼过程中,坚持调解结案,您践行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贵阳律师吴定贵曾代理一起房屋租赁纠纷案,该案双方当事人在房屋面积划定上存在纠纷。为了加深对案件的理解,办案法官谢东林多次前往现场察看。“在受理案件压力如此大的情况下,他仍然严谨对待每一起案件,实在很难得。”吴定贵说,全社会应该对法官这份特殊的职业多一份理解与支持。

“我们倡导学习优秀先进典型,其实这样的优秀典型一直就在我们身边!”吴莎感慨。

“爸爸教给我的全是宝贵的人生财富”

认识谢东林的人,大多记得他衣着简朴。一件横条纹T恤衫,他穿了整整十年。由于工作单位离家远,谢东林前些年买了一辆价格便宜的国产车,被朋友“取笑”,他回答:“车就是用来代步的,不用那么讲究。”

2016年,谢东林夫妻俩用多年省吃俭用的积蓄作为首付,贷款买了一套商品房。一家人高高兴兴去付款时,谢东林因工作得太疲倦,居然在售楼部的沙发上睡着了。如今,新房子还没来得及装修,他已离去。

谢东林猝然离世,让女儿谢凯莹觉得家里“撑天的大树”轰然倒下了。

谢东林一家三人都是共产党员,无论妻子还是女儿,都很理解法官工作在谢东林心中的分量。“他对工作有很高的要求,工作时间写不完的判决书就回家接着写。时间再晚,也要按自己的计划推进。”谢凯莹说,连父女之间的最后一次微信聊天,父亲都是在鼓励她“拥抱工作”。

父女之间经常谈工作,但并非无所不谈,那是因为父女俩从事的工作都具有一定的涉密性。父亲经常提醒女儿:你是党员,要严格遵守工作纪律和要求。

谢凯莹大学毕业时,通过一家银行的招考被录用,没想到父亲知道后却劝她主动退出,原因是该银行在第四人民法庭有多起诉讼案件,作为法庭负责人的子女,她就业时应该考虑回避。

自己是通过考试进入该银行,谢凯莹当时无法理解父亲的想法,便在一家三人的微信群里展开辩论。眼见无法与女儿沟通此事,谢东林一气之下竟然退出了家人微信群。如今,作为某区编外行政雇员,谢凯莹在工作中渐渐成熟,完全理解了父亲当初的做法。她说:“爸爸教给我的全是宝贵的人生财富。”

涉及公事,谢东林铁面无私;生活中,谢东林对家人满怀柔情,是家人眼中的慈父、孝子。

繁忙的工作之余,谢东林只有一样爱好——钓鱼,这还是为了从小给女儿滋补身体培养的爱好,深深的父爱,藏在小小的鱼钩中。

谢东林的父母都年过八旬,他下班后经常抽出1个小时,陪在父母身边处理未完成的工作;岳父患有脑梗,他不时上门给老人剪指甲、擦拭身体,带给老人慰藉。

“他是我们四兄妹中的老大,从小受父母教育要勤俭节约、能吃苦中苦,为我们做了表率。”谢东林的妹妹谢冬香回忆,为尽快减轻家庭经济负担,大哥曾放弃高考去技校,但参加工作后仍努力考取法律大专自学考试文凭和西政函授本科文凭,并参加花溪区法院干部招录,成为一名司法工作者,先后在石板人民法庭、孟关人民法庭、民事审判第一庭、行政审判庭、第四人民法庭(小河法庭)等部门工作,历任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审判员、副庭长、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等职。谢冬香说,良好家风的培育、党组织的培养、以及一生追求上进的宝贵精神,造就了大哥坚强的毅力与高尚的品格。(记者肖嬿 代晓龙 白雪 来源:贵阳日报)

 来源:贵阳日报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