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贵安新区

贵州民族大学:“象牙塔”里故事多

友情、爱情、美食、图书馆……大学生活,总有一根弦能触动我们的情感,或让我们遗憾,或让我们感动,或让我们温暖。但不管哪种情感,总能让我们收获成长。

本期大学城周刊,我们就通过贵州民族大学学子的笔尖,走进他们的生活,感受他们的内心。

校园美如画。记者刘先诚摄

在民大的这些日子

仰高山兮其云何依,与风轻飏;问余途兮欲有何妨,心系远方。秋阳落在道上,行人三两,落木几丛,秋日最美的不过这般光景。

流年安好,轻烟如梦。前几日在歌单中又看到了《北京东路的日子》,几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又回荡于耳中,心里多了一点点伤感。对于时间,无可奈何。相信屈子在某个午后也曾吟出“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他也在感叹,他也在悲伤。圣人难言,不吝春秋。在诗文里遇见了他,两千年的岁月也难磨平他的意志,他的英魂游于汨罗江,我的步履在民大道上。

静夜长空,人流如织。懒散了三个月,来到民大却有每学期的跑步任务。无奈,无奈,每晚都得组团去跑,成就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随着人声嘈杂,跑步的速度也快了起来,大口呼吸着晚间的新鲜空气,又不要钱,毫不吝啬。

似曾相识,不出意料,依旧没有座位,不过望去,看书的人都是善意的。我是喜欢阅读的,应该去专区看看。前人智慧,今人点评,这是读书人的常态。书好与不好,自己没有专业概论,只是爱读的兴趣使然。刚来的那段日子,没有早晚自习,余下的时光都耗在了图书馆,漫无目的地。负着一个包,看着每桌满人了,堆了书,放了电脑,这些学长学姐看样子要在固定的桌子上驻足许久了,我就放弃跟他们抢位置的念头了。穿梭于书架之中,古今载籍,浩如烟海。我是学文的,留在文学区久一点;我是爱好文化的,留在了文化区也久了一点。平心静气,文字里面是另一个世界。或期许未来,或执念过往,拂如远望,一片汪洋。

熙熙攘攘,四溢飘香。这里的物价偏贵,让我埋怨颇深,思来想去,却也无可奈何。到了一定时间,下课了,路上人多了,食堂拥挤了。老远闻着菜香,饥肠辘辘。莘莘学子,翩翩少年,往些时候安静的同学们,现在在食堂里放荡了。现在大学了,不是高三了,可以慢点吃了,没人抢,没老师催,阿姨打菜手也不抖了。

懵懵懂懂,思绪飘摇。现在看来,我最难适应的还是大学的课程,一下子不是语数外政史地的模式,学起来,我都觉得自己面目可憎。有些科目的老师感觉比我们还急着去吃饭,而自己却难以跟得上,独自在风中凌乱。唉,哀兮少年,悲兮少年。有空还是抬抬眼,望望窗外的云吧。

连些日子下着雨,它是安静的。仲秋时节的丛桂,花儿早已零落,路过时,没有往日的清香。

昨日秋风十里,鸟临高树,红残绿退,天际云从。(吴子钢)

小食街里觅美食。

我与小吃街

我这里说的是贵州民族大学老校区的小吃街,听学长说,这又叫“堕落街”。

民大小吃街的美食真的是琳琅满目,成了我进入大学一年半以来最美好的回忆。我钟爱小吃街中的3种小吃,那便是老牌肠旺面、兴媛炖鸡饭和姜记面筋。

都说,来贵阳一定要吃上一碗热乎乎的肠旺面。

去年,刚来民大的我对肠旺面有个误解,以为只是面的原料不同,卖相不同。某天,我点了一碗肠旺面,当老板把面端给我时,我愣住了,因为面里有猪血和肠子,而恰巧这两样是我从小到大都拒绝的食物。我弱弱地问了一下老板:“老板,我的肠旺面是不是送错了呀?”老板走到我面前,看了看我的面,告诉我肠旺面就是有肠子和猪血,“旺”就是血旺的意思。我又仔细地看了看肠旺面,在饿意的驱使下,我还是吃了起来,发现居然很好吃。从那以后,我时不时会过来吃上一碗肠旺面,也成了店里的常客。

至于兴媛炖鸡饭,我经常去是因为3个原因:味道好、上菜时间快、价格便宜。炖鸡饭就是把鸡和香菇、姜一起炖,连同汤一起加在饭里,和汤泡饭有些类似。这里价格一般都在10元以内,对于囊中羞涩的我来说,真的是一大福音。店里还有猪脚饭、三椒肉沫饭、鸡杂饭等,但我常点的就是炖鸡饭。店里的菜是事先做好的,所以只要一点完,不到一分钟,就可以吃上美味的炖鸡饭了!店里还有配菜,一般都是萝卜丝、粉条以及海带。

不过我这几天想去吃炖鸡饭,发现都卖完了,可见老板娘的生意有多好。所以就点了猪脚饭。猪脚饭比较简单,炖好后的猪脚再回锅炒一遍,连同汤汁一起盖在饭上,看着就特别有食欲。除炖鸡饭以外的饭菜,都会配有一碗鸡汤,味道鲜美。

最后一个就是姜记面筋了,一般我都是当宵夜吃的。说起姜记面筋,我是有深厚感情的,因为是前男友带我去吃的。我俩去的次数特别多,多到老板都认识我们了。常常去到他的摊位,我们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说两串面筋两串烤肠是吧?我们三人都笑了。小哥的生意很好,就只卖面筋和烤肠,可以说是民大小吃街公认最好吃的一家了。小哥面筋好吃的原因在于他是自己手工制作的,且还配有一种秘制酱料。每次,他先把面筋和香肠裹上一层红红的酱料,再放在烤架上烤,最后再蘸上一层辣椒面。吃起来真的是很有嚼劲,又香又辣。虽然现在再去小哥那吃面筋只有我一个人,有点莫名地伤感,但面筋和烤肠依然是我前进的动力。

从去年冬天开始,民大的小吃街因为年久破旧还有学校要进行新规划,陆陆续续拆了一部分。好在,我喜欢的老牌肠旺面和炖鸡饭只是换了个门面,还是原本的味道。至于姜记面筋的小哥,是一直都在的。

我想,今后的两年半里,民大的小吃街会带给我更多的快乐和惊喜,我也会成为一个更好的我。(龙琳)

校园骑行最惬意。刘先诚摄

扔掉早餐的那位女生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转眼间即将离开校园,回望过去的三年,仿若是昨天。在校三年间,曾有一件事一个人,总是在我质疑世界时给予我温暖。

临近期末考试了,我带上书本前往图书馆。本来以为周末应该没有多少人,但到图书馆后,我惊呆了,才八点左右,图书馆门口风雨桥上早已有许多人在等候。这场抢占“优异地理位置”的大战看来是无法避免了。

在拥挤的人群中,我看见一名个子小巧的女生神色有些慌乱,一边东张西望,一边把剩下的早餐塞进书包里,看样子是想把早餐带进图书馆。

看见这一幕的我,朝那名女生走去,在她双脚即将跨进图书馆时,拉住了她的书包。我比她高些,人也比她结实许多,我稍稍用了点力就把她拉出来了。

我用审判似的眼神盯着她,说:“同学,图书馆是不允许带早餐进入的,你不知道吗?”我声音不小,旁边其他同学都听见了,很多人和我一样盯着她。而被围观的她,双颊顿时绯红,原本深邃闪亮的眼睛,顿时变得黯淡无光,眼泪感觉就要淌出来了。她没说一句话,从书包里把那还冒着热气的早餐拿了出来,缓缓地走向垃圾桶,扔了进去。

我本想继续教育一下这名女生的,可当看见她脸颊上的泪痕和微微颤抖的手时,心里“咯噔”了一下,开始质疑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可是禁止带早餐进图书馆是明文规定的啊,我做错了吗?虽然这样想,但内心开始有愧疚感。

女生在众人的注视下,背上书包进入图书馆,我默默地跟在她身后,不敢作声。

女生来到图书馆楼梯间处,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我顾不得其他,走到女孩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向她道歉。对于突然出现的我,女孩有些惊讶,半天才回过神来。

“你……”她的声音充满了意外。

“虽然觉得自己做得没错,但是看你哭成这样,我觉得我还是应该道歉。”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的语气十分欠揍,我估计当时的她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她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一声不响地走开了。

“喂!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样?”

“凭什么你道歉我就得原谅?”她声音很小,但在图书馆,这个声音还是清晰地传入了我耳里。

我顿时不乐意了,觉得自己没说错什么,最多是不该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她丢脸,于是我也气呼呼地走开了。

大概十二点午饭时刻,我准备上个厕所就去食堂吃饭。十分凑巧地,我又看到了她,她正悄悄地在楼道上打电话。

“妈,我没得事,钱还够用,莫担心我,给弟治病要紧,你也要注意身体……”女生的声音飘进我耳里,像一把小锤在我心上敲了一下。

我上完厕所后,她已经打完了电话,正坐在原地发呆,脸上是显而易见的忧虑。

“小学妹,请你吃个饭呗。”她被我声音吓了一跳。

“就当弥补我的错好了!”我咧开嘴露出了此生最真诚的笑,她却只是摇摇头,转身想走。

“你不原谅我,我就看不进书,看不进书我就会挂科,挂科了我就毕不了业……”

原本她那沮丧着的脸,被我这乱七八糟的言论逗笑了,她的笑容如同冬日里的暖阳,我知道她答应了。

一顿饭后,我知道了女生家庭困难,入学以来都靠自己兼职赚生活费,但她从不怨天尤人。她对我说,那份早餐她并不打算在图书馆里吃,只是想留一半放好当午饭。

女生原谅了我,我却无法原谅自己。我们总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高高在上地对他人评头论足,却未曾真正地了解别人的困难。这件事教会了我做人的道理。(何年凤)

图书馆抢座位是校园生活的一部分。

图书馆的“味道”

俗话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在贵州民族大学里总有那么一些人,他们坚定信念,努力上进。

贵州民族大学图书馆,每天早上7点钟,就有人来到门口等候开馆。图书馆开门前,不少人先背背英语单词。他们有的是准备考研和考国家公务员的大四学姐学长们,有的是准备考教师资格证、专四专八的大三学子们,还有可爱的大一大二学弟学妹们。

开门了,每个人都希望快点走进图书馆,早点学习。

在书桌上,我看见一位认真阅读的女同学。了解到她是一名大四的考研党,看着她有点疲惫的眼睛,我不禁问道:“你会觉得很累,想要放弃吗?”她给了我一个很坚定的答复:“会累,但是很满足,很开心,因为我在为未来的自己而奋斗而快乐着。”也许,我们现在会很疲惫很辛苦,但是我们千万不要害怕付出,前行路上的所有付出,都是道路的基石。

在书库内,我看见一名正在阅读余华小说《活着》的男同学。男同学很认真,没有发现身边有人来。只见他时而跺了一下脚,时而摇了摇头,也许,他已经被小说给深深地吸引住了。等他休息时,我悄悄地问他,你觉得《活着》写得怎么样?他表示,这本书写得实在是太有道理了,太值得人们阅读了,人嘛,一生能好好地活着实在太重要了。小说里的福贵要面对家族的败落、父亲的死亡,以及家里一系列苦难的事情。相比福贵的苦难,我们遇到的困难又算得了什么呢!

待在图书馆就如泡茶一般,只有经过了沸水的冲泡,才能展现出它的味道。学会利用图书馆的资源,你就能慢慢品尝到书的香味。(杨珍梅)

总有一个角落能触动我们的情感。

民大“上山”之路

“贵州民族大学到了,下车的乘客请准备!”

车门打开,我划着双臂挤过水一样的人群,像一条胆小的鱼踏入了民大这个“江湖”。

地面潮湿,是刚刚下过小雨的缘故。黄土得到雨水的滋润,从铁皮下方生长出来,缠绕着行人的脚,因此我不得不把脚步放缓。转过暗红色校门,沿着马路走到拐角,就有一条上山的小路。

在民大,我们都管回校叫“上山”,出去玩叫“下山”,贴切又有趣,十分符合民大的老江湖气质。

花溪大学城变化极大,而这种变化大约是从两年前开始的,具体时间我已忘记。依稀记得民大至花溪,湿地公园种植在马路旁的树木被挖出来,白色的塑料包裹保护树根,摆放于土地里。那时路面街道还是平整的,我们寝室伙伴那时还会去湿地公园骑自行车,最远的一次似乎到了中曹司,不过如今他们都回家乡实习去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学校,这让我又生出了一些感慨:江湖再会了,兄弟们!

犹记得端午返校的我,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花溪的变化。那边的道路两侧是用树叶绿包裹的隔离板,原来丰裕的四线也变为拥挤的两线,行人于其间往来。

鲁迅说过,“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上山”之路虽然被修地铁的施工队伍“藏”起来了,但这并不妨碍民大学子重新将它开辟出来。

这条小路,是大门到本部步行距离最短的,但也是寂寥的。石阶用水泥铺成,边角有些破损,破损里又有青翠的苔藓。两旁是黄土斜坡,铺满腐烂的树叶。从这里往上走,便到居民区,藤状植物沿墙生长,如同布满裂纹似的。这让我想起一句诗:“时间里的老虎正沿着墙不断蔓延”,以此来形容此景恰如其分。居民区房屋拥挤而矮小,以灌木丛形容最为合适。银缕梅、日本珊瑚树、石榴树等树株罗列其间,“树林荫翳,鸣声上下”白天大概就是此景,夜晚显得幽静些。

外人常笑老民大有些许“潦草”,却不知民大学子离校后最不舍的就是这份接地气的人间烟火味。

正值大四,秋风正紧,树叶凋零,每夜常行于此,写此文以记之。(潘准萱)

 来源:贵安新区报  责任编辑: 黔小编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