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财经

140亿方大特钢前董事长离职:事故频发已致16人死亡

近日,方大特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大特钢”)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董事长汪春雷提交的书面辞呈。因工作调整,汪春雷辞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方大特钢副董事长雷骞国将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与此同时,方大特钢发布的另一份公告显示,同意聘任汪春雷为公司总工程师。

据了解,这距离汪春雷被选举为董事长才5个月。此前的2019年7月底,方大特钢发布公告称,选举汪春雷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从2019年7月30日至2022年5月26日。

据了解,汪春雷今年57岁,是钢铁行业中的“老兵”。公开资料显示,汪春雷历任方大特钢副总经理,九江萍钢钢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技术中心主任,方大特钢董事长。

方大特钢是一家集采矿、炼焦、烧结、炼铁、炼钢、轧钢生产工艺于一体,具有年产钢360万吨能力的钢铁联合企业。年报显示,2016年到2018年,方大特钢实现营业收入从89.24亿元增长到172.86亿元,净利润从6.66亿元增长到29.27亿元。2019年上半年,方大特钢实现营业收入82.53亿元,同比增加0.18%;净利润为10.55亿元,同比减少19.19%。截至发稿,方大特钢最新市值为143亿元。

对于董事长因何提前离任,时间财经联系了方大特钢方面,截至发稿,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清晖智库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时间财经,汪春雷辞任董事长当总工程师,这在上市公司中很罕见,这背后可能是方大特钢遇到了“大坎”,董事长必须辞职才可以解决。

一年2度换帅

据了解,汪春雷上任董事长是发生在“5·29”事故之后。2019年5月29日,南昌市青山湖区方大特钢炼铁厂二号高炉在处理异常炉况过程中,炉内压力瞬间陡升,造成煤气上升管波纹补偿器爆裂,炉内大量高温焦炭从爆裂处喷出,掉落在出铁场平台,导致平台及安全通道作业人员6人死亡、4人受伤。

2019年11月上旬,江西省应急管理厅日前发布《方大特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二号高炉“5·29”煤气上升管爆裂较大生产安全事故调查报告》,认定该事故是一起较大生产安全责任事故,并对27名相关责任人给出处理意见。

在事故发生后,方大特钢也对管理层进行了调整。2019年7月1日,方大特钢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长谢飞鸣、总经理尹爱国提交的书面辞呈,辞去相关职务。

最近4年,方大特钢事故频发,加上“5·29”事故,死亡人数达16人:2016年死亡6人;2017年死亡1人;2018年死亡2人;2019年至今死亡7人。其中,2019年2月20日,方大特钢炼铁厂发生一起车辆伤害事故,造成1人死亡。

另外,2019年4月23日,九江萍钢钢铁有限公司炼钢厂3号转炉检修施工现场,发生窒息事故,造成2人死亡。该公司为方大集团下属江西萍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设的子公司。此次事故并未纳入死亡16人数据。

受“5·29”事故影响,方大特钢业绩受到波及。公开数据显示,方大特钢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10.94亿元,同比减少13.21%;归母净利润12.77亿元,同比减少44.82%。其中,Q3营收为28.41亿元,同比下滑37.48%;净利润2.22亿元,同比下滑77.99%。

对于此次汪春雷提前离职的原因,真实原因尚未可知,但或会影响其收入。从最近5年的财报来看,仅就董事长一职来看,2018年的谢飞鸣的薪酬最高,为3169.67万元;2017年董事长谢飞鸣的报酬最低,仅有203.78万元。

总工程师在方大特钢多为兼任,只有2018年刘建勋以总工程师出现在高管名单中。年报显示,当年刘建勋股权激励30万股,税前报酬仅为10.89万元,与时任董事长谢飞鸣的3169.67万元,以及180万股的股权激励相差甚远。

高调“炫富”

据了解,包括方大特钢在内的方大系背后,都绕不开背后的“灵魂人物”方威。1973年,他出生于沈阳一个普通农家,幼年家贫,“一度贫困至受其他村民帮扶”,父亲通过收废铁谋生,小时候的方威也跟着四处收废品,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孩子”。

关于方威起家的往事,流传最广的说法称,“方威最早是在辽宁抚顺收购废铁,再转卖给当地的钢铁厂。当时,一家钢铁厂拖欠了方威不少货款,之后用他们的一处铁矿来冲抵。铁矿价格在几年后飙升,方威由此发家。”

据方大集团官网,2002年以来,辽宁方大集团成功重组了超过10家国有企业,地理范围横跨辽宁、安徽、江西、内蒙古、甘肃、四川、吉林多个省区。2018年方大集团实现销售收入800多亿元,利润240多亿元,总资产达700多亿元。

根据2011年胡润百富榜,方威以150亿的身家成为辽宁首富。在福布斯2019年度中国富豪榜中,方威以234.8亿元的身价位居94位。

在谋求扩张的过程中,独特的赛马机制,成为方大系发展的关键。方大特钢在2018年年报中这样描述:以“赛马”机制为抓手,以结果为导向,找差距,挖潜力,促进各项指标的进步和改善,提高各工序的运行效率和效益。通过互相比、互相赛,与行业比、与世界行业比,工人与工人赛、干部与干部赛、岗位与岗位赛、工序与工序赛,真正实现全面、全方位赛马,万马奔腾。

与之而来的是丰厚的奖励。近几年,方大系给外界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每年拿数亿元的现金给员工发奖金。2019年1月,方大特钢用总额3.12亿元的百元钞票垒起“山”字现金墙,寓意为“金山银山”;方大炭素为2300余名员工累计发放现金近亿元;东北制药也发放了8000万现金,据称普通员工每人一万元现金红包。

根据梳理,2018年共有48位上市公司高管薪酬超过1000万,方大炭素、方大特钢高管垄断前三。其中,方大炭素董事长党锡江以4076.97万元领跑;紧随其后的是方大炭素董事杨光的4042.31万元,方大特钢董事钟崇武以4035.10万元排名第三。前十名中,方大系高管占了5位,总共有12位高管年薪上千万。(北京时间财经 欧阳西子

 来源:北京时间  责任编辑: 黔小编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