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财经

北大青鸟系陷资金困局 旗下明星企业映瑞光电拖欠巨额租金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LED芯片市场整体需求增速放缓,产业链上的知名企业开始面临困境。近日,有知情人士向财云工作室爆料称,深康佳A(000016.SZ)和北大青鸟系共同持股的LED企业映瑞光电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下称映瑞光电)与国内某融资租赁公司发生合同违约,已经连续几期无力支付租金。

映瑞光电的主营方向为高亮度LED电视背光源和LED照明,主要产品范围涵盖了从蓝宝石衬底材料、外延片、芯片到封装测试的全产业链公司,是上海市政府重点扶持的LED企业。在圈里,映瑞光电可算是“出身名门”:2010年,台湾著名的芯片“教父”张汝京在创立中芯国际(0981.HK)后,联手深康佳、北大青鸟等企业在上海成立了这家从事LED及相关产业链设计、研发与制造的中外合资的高科技企业。

据知情人士介绍,2017年11月,映瑞光电与天津某租赁公司签署了设备融资租赁合同。按照合同约定,合同期内映瑞光电分20次支付租金,共计1.92亿元,支付方式为季付。2019年3月21日,映瑞光电在支付了5次共0.45亿元租金后,以流动资金紧张为由拒绝支付到期租金。值得注意的是,知情人士透露,在上述交易中,映瑞光电的担保方是北京大学全资控股的北京北大科技实业发展中心(下称北大科实)。

针对映瑞光电的单方面违约行为以及公司的实际经营情况,财云工作室给该公司发去了采访函,但截至财云工作室发稿,并未得到对方的实质性回应。

大股东深康佳陷困境 曾打算出售公司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映瑞光电于2010年由香港皓腾有限公司(下称皓腾公司)、香港北大青鸟思倍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香港北大青鸟)、深康佳、北大青鸟环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大青鸟环宇)出资5000万美元设立。其中深康佳出资2250万美元持股36%,是其第一大股东;张汝京团队的持股公司皓腾公司持有30%股份,北大青鸟环宇出资1125万美元,持有18%股份。

根据最新的股权信息显示,目前映瑞光电的主要股东有:深康佳持股22.94%,皓腾公司持股19.11%,北京青鸟宇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占比11.47%,香港北大青鸟占比10.19%,宁波青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占比7.190%。 在映瑞光电的股权结构中,深康佳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根据深康佳彼时的投资公告,深康佳对映瑞光电不具有控股地位,只是为了保证发光二极管货源供应而作的策略性投资。

深康佳正陷在转型的困局之中,日子并不好过。深康佳曾经是当之无愧的彩电巨头。根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07年11月份,康佳2007年彩电总体零售量占有率14.09%,高居中国彩电市场的第一位,这是自2003年以来,康佳彩电连续5年蝉联彩电销量榜首。但在后来激烈的竞争中,深康佳开始节节败退。

从2011年开始至今,康佳的扣非后的净利润皆为负数,包括2018年的第一季度。而与净利润大幅下滑相反的是公司居高不下的负债率。2010年至2014年深康佳的负债率均在75%左右,2015和2016年一度达到80%,这一水平已经处于家电板块的首位。在刚刚披露不久的2018年财报中,深康佳的归母净利润达到了50亿元,但这份亮眼的业绩却不是来自于主业,而是公司出售了旗下的相关产业带来的收益。

映瑞光电也曾经被深康佳公开“叫卖”。2017年5月,深康佳发布公告,拟挂牌转让公司持有的映瑞光电22.936%的股权,截至2016年12月31日,经审计的映瑞光电22.935%股权的账面价值为5804万元。但截至2017年11月,深康佳并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终止了股权转让事宜。

映瑞光电技术领先却难扭转亏损局面

尽管深康佳面临困境,但转让股权事宜或许也与映瑞光电自身的经营状况有关。在成立之初,因处在产品的开发期,映瑞光电一直是亏损状态。2014年,映瑞光电自主研发的倒装结构LED芯片已经成功实现量产,且该芯片的性能也已处于国际领先水平,此后,公司又推出了ER-CZ系列高质量垂直结构LED芯片。虽然在技术上不断拓展,但并没有扭转映瑞光电的不良经营业绩。

根据深康佳披露的资产评估报告显示,在2014年映瑞光电推出了倒装结构和垂直结构芯片的当年,公司实现净利润3160万元,但此后便持续处于亏损状态,其中,2015年净利润为亏损7080万元,2016年为亏损7687万元。2017年亏损4068万,截止2018年11月亏损超过2.42亿。 资产负债方面来看,截至2016年底,映瑞光电资产总额16.39亿元,负债总额13.88亿元,负债率高达84.69%,营应收账款余额有9613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710万元。

从行业数据来看,2018年前三季度全球主要LED芯片制造企业收入同比下降4%,净利润同比下降21%。根据海关的数据显示,2018年1-10月我过LED照明产品出口总额同比增速仅为1.7%。2019年,受房地产、汽车、消费电子等下游需求的放缓,照明、车灯、以及背光等领域的LED终端需求都面临下滑或增速放缓的问题,此外,地方政府补贴的减少也会影响景观照明等行业的增速,需求的恶化对上游LED芯片厂商的盈利压力会越来越大。

担保方北大科实曾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映瑞光电的股东名单里,有着北大青鸟系的身影,而此次映瑞光电的违约合同里,北京大学旗下的北大科实是其担保方。北大青鸟集团是北京大学旗下的四大集团(另三家是北大方正、北大未名、北大资源)之一,拥有一定的资产规模,是由当年被称为“中国居里夫人”的北大杨芙清院士籍由青鸟工程而创办。

然而在过去的10多年里,青鸟系的上市公司遭遇严重财务危机,因频繁资本运作,青鸟系也遭到诸多质疑。

在青鸟系纷繁复杂的关系中,都离不开许振东的身影。资料显示,许振东1994年加入北大青鸟,后成为集团董事长。北大青鸟集团成立于1992年11月1日,是北京大学下属大型高科技企业集团,是国有控股企业集团。

许振东加入之后,北大青鸟开始了在资本市场上的快速扩张,北大青鸟也成了名副其实的资本运作平台。青鸟天桥(600657.SH,现名为信达地产)、青鸟华光(600076.SH,现名为康欣新材)、青鸟环宇(08095.HK))都是北大青鸟旗下的上市公司。

快速扩张也带来了后遗症,在疯狂资本运作之后,北大青鸟便陷入了财务危机之后,曾经的扩张之路也饱受诟病。最典型的是青鸟华光,因隐瞒关联交易、虚增利润等被证监会处罚,而时任青鸟华光董事长的许振东被证监会作出了10年禁入证券市场的处罚。许已多年不在境内活动,而是转战香港、日本等地对青鸟集团进行遥控。

作为映瑞光电担保方的北大科实,成立于1995年,由北京大学100%控股,注册资本800万元。资料显示,北大科实曾经因为股权纠纷败诉却拒不履行法院判决,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财云工作室就映瑞光电的违约行为给北大科实发送了采访函求证,但截至财云工作室发稿,北大科实方面并未作出回应。

 来源:环京津新闻网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